新 闻 网 页 MP3 图 片 Flash 信息快递

→综合搜索:

搜索帮助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红色里程之逼上梁山枪杆子里出政权>

 
 
 

                     

                         红色里程之逼上梁山——枪杆子里出政权
   时间/一九二七年地点/湖南省策略/将工农武装化整为零,就地潜伏,等待时机结果/保存了工农武装的实力

  看官,一九二七年夏,国共两党反目相煎,中共指蒋介石之“清党”为“反革命政变”,大批共产党人被杀。

  毛泽东本来也加入了国民党,这时当然不会蠢到伸长脖子等候屠刀砍下,他秘密潜返湖南,对那些共产党早已渗透的工农武装作出三种安排——

  一、已经被国民党察知的工人纠察队、农民自卫军,一律上山“扎寨”。

  二、尚在潜伏状态的工农武装仍以合法招牌——挨户团面貌出现,待到起义时,再打出铁锤镰刀的共产旗号。

  三、力量弱小,组织又不甚健全的工农武装,则把枪械埋入土内,人员分散隐蔽,或投入贺龙、叶挺的部队,或潜入国民党军队、地方民团,设法制造兵变夺取枪枝。

  上山“扎寨”,在当时的国民党看来,就是“上山当匪”。毛泽东这个主张,显然源于他幼时熟读《水浒》。梁山泊一百零八条好汉,“八方共域,异姓一家。天地显罡煞之精,人境合杰灵之美。千里面朝夕相见,一寸心死生可同,相貌语言,南北东西虽各别;心情肝胆,忠诚信义并无差。”这境界曾是毛泽东神往的。

  毛泽东主张上山“扎寨”,他说:“上山可造成军事势力的基础”、“不保存武力,则将来一到事变,我们即无办法。”

  毛泽东又叫一些工农武装分子化整为零,潜入国民党军队或地方民团,这一套,与西洋的“木马屠城”异曲同工。

  毛泽东还说过:“我要跟绿林交朋友,我定上山下湖,在山湖之间跟绿林交朋友。”

  上山“扎寨”,是“毛泽东兵法”极之重要的部分。

  如果你连上山“扎寨”的勇气和实践都没有,就休想日后拥有雄兵百万、纵横驰骋于天下。

  山上的工农武装,到秋收时节,不再是散兵游勇,而是羽毛渐丰,实力大增。毛泽东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他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出:“湖南民众组织比广东还要扩大,所缺的是武装,现在适值暴动时期,更需要武装。前不久我起草经常委通过的一个计划,要在湘南形成一师的武装,占据五、六县,形成一政治基础,发展全省的土地革命。”

  毛泽东又指出,这次秋收起义,“我们不应再打国民党的旗子了。我们应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

  在研究秋收起义中的军事问题时,毛泽东首次提出震惊中外几十年的口号“枪杆子里出政权”。他说:“秋收暴动的发展,是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这是谁都不能否认。但要发动暴动,单靠农民的力量是不行的,必须有一军事的帮助。有一两团兵力,否则终归于失败。暴动的发展是要夺取政权,没有兵力的护卫或去夺取,这是自欺的话。我们党从前的错误,就是忽略了军事,现在应以百分之六十的精力注意军事运动,实行在枪杆子上夺取政权,

  建设政权。”毛泽东作出军事部署,他将参加秋收起义的部队统一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一、二、三团。第一团以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为骨干。由湖南平江工农义勇队和湖北崇阳、通城农民自卫军组成。第二团以安源工人武装和共产党掌握的安源矿警队为骨干,由萍乡、安福、莲花、醴陵的农民武装组成。第三团以浏阳工农义勇队为基础,还有部分平江工农义勇队、部分警卫团战士组成。三个团共计五千人左右,由毛泽东任党代表、卢德铭为总指挥的前敌委

  员会领导。毛泽东等人还决定兵分三路,进攻长沙。进军的路线是——第一路以第二团安源工人和矿警队为主力,自安源进击萍乡、醴陵,与

  醴陵、株洲的农民暴动相配合,向长沙取包围形势。第二路以第一团原警卫团和平江工农义勇队为主力,由修水出发,向平江进攻,发动平江农民暴动,待夺取平江后,再向长沙出击。第三路以第三团浏阳工农义勇队和小部分警卫团战士为主力,由铜鼓向浏阳进攻,发动浏阳农民在四乡暴动,直通长沙。三路紧密配合,待各路得手后,再以长沙工农暴动为内应,相机攻克长沙。看官,毛泽东这套“战略部署”,看来头头是道,实际是不够“伟大”的。因为长沙由军阀唐生智部队守卫,固若金汤,想要攻克,谈何容易。同时,好事多磨,毛泽东还未上战场,却在走到浏阳和铜鼓边界的张家坊时,被团防军拘捕,几乎未出师而身先死。

  毛泽东后来心有馀悸地对美国记者斯诺谈起这件事:“当我正在组织军队,在汉阳矿工和农工保卫队之间奔走的时候,我被和国民党通声气的一些民团捕获了。那时候恐怖手段达到了它的最高点,整百的有嫌疑的共产党被枪决了,我被送到民团总部去,那是一定要遭枪决的。我身边带着从一个同志那里借来的几十块钱,我就想贿赂押送人员释放我。普通士兵是雇佣来的,我如遭到枪决,对于他们没有特别的好处,他们答允释放我,可是负责的队长不肯,所以我决定逃跑。但是直到离民团总部大约二百码的地方,我才得到机会。我把绳子扭断,逃到田野里躲着。我跑到一个高地,下面是水塘,周围长了很高的草,在那里我躲到太阳落山。士兵们搜寻我,并强迫一些农民帮助他们搜寻,有好多次他们走得很近,有两次我几乎碰到他们了。虽然有几次我认为已经无望,觉得我一定会被抓走,可是,我还是没被发现。最终,黄昏时分,他们停止搜索,我马上翻山爬岭,连夜赶路。”

  毛泽东捡回大命一条,心花怒放,壮志凌云。决心将军事计划付诸实施。九月上日,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爆发。铁路工人首先破坏长沙岳阳铁路和长沙株洲铁路,切断敌方交通要道。同时,第一团和第四团(师长余洒度擅自组编)自修水出发,向平江进军。行至金坪时,第四团叛变,第一团遭受突然袭击而失利。毛泽东本人率领第三团于十一日从铜鼓出发,向浏阳方向进发,一度与敌军恶战。后来得知一团腹背受敌,连续受挫,毛泽东决定放弃原定进攻长

  沙的军事行动,下令各路起义部队赶往浏阳文家市与三团会师。

  九月十九日,毛泽东的兵马抵达文家市,第一团和第二团的残部亦先后来到,三路人马会师。这样,工农革命军又似模似样,浩浩荡荡。毛泽东曾有一首词《西江月·秋收起义》:

  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匡庐一带不停留,要向潇湘直进。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

国学经典目录

资治通鉴
史记
商君书

道德经

论 语
棋经十三篇
大学章句University  chapters
中华始祖黄帝阴符经(节选)
鬼谷子阴阳七术
孙子兵法一至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