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网 页 MP3 图 片 Flash 信息快递

→综合搜索:

搜索帮助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经典文学作品和传记 >


 

 

经典文学作品和传记

  品读经典、梦回数千年,在这地球上转一转,过去的过去,现在的现在,时空,我穿梭而来!

  以下经典,免费下载,解压缩密码为"www.geiliit.com"!四大名著任你读!

 

《拿破仑文选》

【作 者】(法)拿破仑著

 拿破仑文选是拿破仑本人晚年被禁在圣赫勒拿岛时,由他口授而由别人笔录的关于几次战争的回忆,以及他的某些著作的摘要。本书详细记述了拿破仑所参加和指挥的1793年围攻土伦的战争、1796至1797年对意大利的战争和1798至1799年远征埃及和叙利亚的战争,以及他在这些战争中向士兵发表的讲话、命令,他向交战国开展的错综复杂的外交斗争等等。更确切地说,本书是拿破仑的一部军事文选。
《元史演义》
作者:蔡东藩
  古史之美且备者多矣,而元史独多缺憾,非史官之失职也,文献不足征耳。元起朔漠,本乏纪录,开国以后,即略有载籍,而语不雅驯,专属蒙文土语,搢绅先生难言之。逮世祖朝,始有实录,相沿至于宁宗,共十有三朝。然在世祖以前,仍多阙略,世祖以后,则往往详于记善,略于惩恶。史为国讳,无足怪也。元亡明兴,洪武二年,得元十三朝实录,命修元史,以李善长为监修,宋濂、王祎为总裁,二月开局,八月书成。惟顺帝一朝,史犹未备。又命儒士欧阳佑等,往北平彩遗事,明年二月,重开史局,阅六月书成,颁行后,已有窃窃然滋议者。盖其时距元之亡,第阅二、三年,私家著述,有所闻,无由裒合众说,覈定异同,观徐一夔与王祎书,谓:“考史莫备于日历及起居注,元不置日历,不设起居注,惟中书时政科,遣一文学掾掌之,以事付史馆,即据以修实录,其于史事已多疏略。至顺帝一朝,且无实录可据,唯凭采访以足成之,恐事未必,覈言未必,驯首尾未必贯穿”云云。然则元史之仓卒告成,不克完善,在徐氏已豫知之矣。厥后商辂等续撰《纲目》,薛应旗复作《通鉴》,陈邦瞻又着《纪事本末》,体制不同,而所彩事实,不出正史之外,其阙漏固犹昔也。他若《皇元圣武亲征录》,记太祖、太宗事,元秘史亦如之,语仍鄙俚,脱略亦多。《丙子平宋录》,记世祖事,《庚申外史》,记顺帝事,一斑之窥,无补全史。而《元朝名臣事略》,暨《元儒考略》等书,更无论已。自明迄今,又阅两朝,后人所作,可为元史之考证者,惟《蒙鞑备录》、《蒙古源流》及《元史译文证补》等书。《元史译文证补》,出自近年,系清侍郎洪钧所辑,谓从西书辗转译成,其足正元史之阙误者颇多,顾仅至定宪二宗而止。《蒙鞑备录》及《蒙古源流》亦一秘史类耳。明清二代多宿儒,容有钩隐索沈,独成善本,惜鄙人见闻局隘,未能一一尽窥也。本年春,以橐笔之暇,偶阅东西洋史籍译本,于蒙古西征时,较中史为详,且于四汗分封,及其存亡始末,亦足补中史之阙,倘所谓礼失求野者非耶?不揣谫陋,窃欲融合中西史籍,编成元代野乘以资参考。寻以材力未逮,戏成演义,都六十回。事皆有本,不敢臆造,语则从俗,不欲求深。而于元代先世及深宫轶事,外域异闻,凡正史之所已载者,酌量援引,或详或略,正史之所未载者,则旁征博彩,多半演入,茶余酒后,取而阅之,非特足供消遣,抑亦藉广见闻,海内大雅,其毋笑我芜杂乎?是为序。
中华民国九年一月古越蔡东帆自识于海上寓庐。

《我的奋斗》

作 者:(徳)希特勒著

请用批判的眼光来看此书 ─ 评论纳粹

  曾经洗卷欧洲的纳粹主义,希特勒带领着德国人民,走向前所未有的 帝国荣耀,最后却成为人类最恐怖的历史伤痛。

  闭眼凝神,让脑海中的世纪影像快转,画面很自然的就暂停在希特勒 受到千百万人欢呼爱戴的一幕幕影像上。如果世纪末回顾是你我应该作的 一个功课。希特勒这一课,不得不温习。如果我们对苦难的产生还是懵懵 懂懂,那希特勒的故事,是最好的警惕,

  纳粹德国演的这部戏,惊心动魄不足形容,甚至牵动人类廿世纪的走 向,不过要问其所以,首先还是要看看舞台背景——1920 年代的德国。

  作为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德国实行威玛宪法中的第一共和,正是 路有腐尸,野有饿莩。骚动不安的人心,败乱的政治,往往是极左派和极 右派的天下,但是当持马克思主义的左派领袖罗莎卢森堡和卡尔拉伯涅特 在 1919 年被暗杀后,弥漫社会的恐怖主义,更加遽整个肃杀气份。

  就在这个时期,希特勒舞台剧的序幕拉开了。我们看到一个年三十岁, 个子不高的年轻人走进右派大本营——慕尼黑的啤酒屋里, 他从奥地利来, 在一次大战时当过下士,受过伤,如今任职联邦秘密侦察局。来这个啤酒 屋,正是要调查有无“不法或不忠” 。但当他听到了这些酒醉工人的抱怨与 不满后,立刻发现是个机会,一如他自陈:这是生命中决定性的刻,再无 回头之路。

  或者希特勒这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天生的演说家,组织家,宣传家,他 很快当上这个全德社会主义劳工党-亦即纳粹的党主席,甚至自组突击队来 保护自己。

  苦无行动机会, 希特勒和另一政治势力鲁登道夫将军策画了一桩暴动, 结果事败被捕。有十六名纳粹份子被杀,日后这十一月九日年年成为纳粹 的国殇日之一,但在成上百万人追悼先烈之时,没有人知道 1923 年当警察 开枪,鲁登道夫不动如山时,第一个逃走的人是希特勒自己。

《三国演义》


作 者:元末明初 罗贯中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水浒传》

作 者:元末明初 施耐庵

  话说大宋仁宗天子在位,嘉佑三年三月三日五更三点,天子驾坐紫哀
殿,受百官朝贺。
但见:祥云迷凤阁,瑞气罩龙楼。含烟御柳拂篮旗,带露宫花迎剑戟。
天香影里,玉吞珠履聚丹墀;仙乐声中,绣袄锦衣扶御驾。珍珠帘卷,黄金
殿上现金舆;凤羽扇开,白王阶前停宝辇。隐隐净鞭三下响,层层文武两班
齐。
当有殿头官喝道:“有事出班早奏,无事卷帘退朝。”只见班部丛中,
宰相赵哲、参政文彦博出班奏曰:“目今京师瘟疫盛行,伤损军民甚多。伏
望陛下释罪宽恩,省刑薄税,祈禳天灾,救济万民。”天子听奏,急敕翰林
院随即草诏:一面降赦天下罪囚,应有民间税赋悉皆赦免;一面命在京宫观
寺院,修设好事禳灾。不料其年瘟疫转盛。仁宗天子闻知,龙体下安,复会
百官计议。向那班部中,有一大臣越班启奏。天子看时,乃是参知政事范仲
淹。
拜罢起居,奏曰。“目今天灾盛行,军民涂炭,日夕不能聊生。以臣愚
意,要禳此灾,可宣嗣汉天师星夜临朝,就京师禁院修设三千六百分罗天大
醮,奏闻上帝,可以禳保民间瘟疫。”仁宗天子准奏。急令翰林学士草诏一
道,天子御笔亲书,井降御香一柱,钦差内外提点殿前大尉洪信为天使,前
往江西信州龙虎山,宣请嗣汉夭师张真人星夜来朝,祈禳瘟疫。

《红楼梦》

作 者:清 曹雪芹

  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但书中所记何事何人?自又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哉?实愧则有余,悔又无益之大无可如何之日也!当此,则自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谈之德,以至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我之罪固不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晨夕风露,阶柳庭花,亦未有妨我之襟怀笔墨者.虽我未学,下笔无文,又何妨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亦可使闺阁昭传,复可悦世之目,破人愁闷,不亦宜乎?"故曰"贾雨村"云云.
   此回中凡用“梦”用“幻”等字,是提醒阅者眼目,亦是此书立意本旨.
   列位看官:你道此书从何而来?说起根由虽近荒唐,细按则深有趣味.待在下将此来历注明,方使阅者了然不惑.
   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练成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谁知此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
   一日,正当嗟悼之际,俄见一僧一道远远而来,生得骨骼不凡,丰神迥异,说说笑笑来至峰下,坐于石边高谈快论.先是说些云山雾海神仙玄幻之事,后便说到红尘中荣华富贵.此石听了,不觉打动凡心,也想要到人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但自恨粗蠢,不得已,便口吐人言,向那僧道说道:“大师,弟子蠢物,不能见礼了.适闻二位谈那人世间荣耀繁华,心切慕之.弟子质虽粗蠢,性却稍通,况见二师仙形道体,定非凡品,必有补天济世之材,利物济人之德.如蒙发一点慈心,携带弟子得入红尘,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自当永佩洪恩,万劫不忘也。”二仙师听毕,齐憨笑道:“善哉,善哉!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倒不如不去的好。”这石凡心已炽,那里听得进这话去,乃复苦求再四.二仙知不可强制,乃叹道:“此亦静极怂级*,无中生有之数也.既如此,我们便携你去受享受享,只是到不得意时,切莫后悔。”石道:“自然,自然。”那僧又道:“若说你性灵,却又如此质蠢,并更无奇贵之处.如此也只好踮脚而已.也罢,我如今大施佛法助你助,待劫终之日,复还本质,以了此案.你道好否?"石头听了,感谢不尽.那僧便念咒书符,大展幻术,将一块大石登时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那僧托于掌上,笑道:“形体倒也是个宝物了!还只没有,实在的好处,须得再镌上数字,使人一见便知是奇物方妙.然后携你到那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去安身乐业。”石头听了,喜不能禁,乃问:“不知赐了弟子那几件奇处,又不知携了弟子到何地方?望乞明示,使弟子不惑。”那僧笑道:“你且莫问,日后自然明白的。”说着,便袖了这石,同那道人飘然而去,竟不知投奔何方何舍.
  

《西游记》
作 者:明 吴承恩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第一页                                                      去第二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