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网 页 MP3 图 片 Flash 信息快递

→综合搜索:

给力IT网
设为首页

 

 

 

 

             打着科学旗帜的中国式教育理论的陷阱

 

   

  

最 新 图 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大家论道    
 

 

 
 

  中国的孩子已经成了分数挤压下的考试机器,在大大小小的考试中其打着科学旗帜的中国式教育理论,其实已变成一口口陷阱,就拿很热的英语考试、奥数学习来说,已越来越偏离了实用的需要,已变为一个具有很长很长产业链的教育消费与商业化的利益链。名师出高徒,视学生为子女,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没有教不会的学生,上课像考试一样紧张,教育的高度是有最短的那块板决定的,三分教学、七分管理,净竞静,等等这些中国式教育理论其实是一口陷阱。
  分析一下名师出高徒荒谬至极。如果名师有出高徒的绝招,那么,他首先会先把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伟大的天才,除非他对自己的儿子有异心。你信任一个感情屡屡受挫的恋爱指导专家吗?教师有可能给学生灌输知识,请问,他可以灌输能力和智慧吗,因此所谓高徒,80%是靠天赋和自己努力的结果!哪里是名师出高徒,而是高徒出名师,你沾了人家的光而已。
  视学生为子女肯定不如亲生的。当校长开房门性侵幼女,当满校园充满了厌学和对抗时,视人家为子女,则变成了对教育者的嘲讽!更何况,中国的父子关系是封建君臣关系的缩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如果真正把孩子当“人”,那么,请尊重他们、接纳他们、包容他们,尽可能平等一点、民主一点则可,没必要套什么近乎,人家也未必领情!
  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没有教不会的学生一派胡言。哪个老师不会教?关键是教师如何教、教什么,教和学是什么关系。传统教育最大的愚蠢恰在于无限放大了教的功能!“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没有教不会的学生”,这个观点是违反了教育基本常识的,是“反教育”的经典。如果教学不从“儿童”出发,不遵循教育规律,不遵循儿童的学习和认知规律,那么,永远都有大批“教不会”的学生存在!教学其实就是“教学生如何学”,“让学习发生在学生身上”,教师的“教”要服务于学生的“学”,要敢于重构教学关系——变“教中心”为“学中心”!
  上课像考试一样紧张最违反教育心理学的外行话。学习的发生需要具备什么条件?一个人在紧张兮兮的状态里有学习发生吗?如果每节课都像考试,那么,教师就不怕学生的神经会绷断弦,教育是在考验学生的精神承受力?我相信这样的教育理念会让每一个学生噩梦连连、生不如死。教育学其实就是以教育“心理学”为支撑的“儿童学习学”,课堂首先要满足“乐学”的需要,学习的发生需要条件,而教师应该成为促使学习发生的条件,这样的“条件”应包含:平等、民主、协商、宽松……唯独不应该“像考试”!


 

 

       

  

  教育的高度是有最短的那块板决定的比较浅薄的见解。大家都知道,决定一个人能走多远的往往是你会什么,也就是你的“长处”是否足够长!在传统教育学里,人们一般人为,教育是“把短板补长”,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忘记了儿童是有差异的,有些人倾尽一辈子能难以把“短板补齐”,遑论“补长”了。陈景润天生就是为数学而生的,那你让他把语文“补长”试一试?丁锦辉似乎天生也不是打NBA的料,你让他改打篮球试试?因此,“人本”教育历来主张:教育从来不是把短板补长,而是“让长处更长”!传统名校喜欢谈“短板理论”,是为了给自己肆意“揉捏”学生找到理论支撑。成人的主观愿望无论多少善良美好,但你永远不可忘记——教育必须从儿童出发,“适合”的和“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三分教学、七分管理比较接近监狱。传统教育学一般主张,通过管理“先收心、再教学”,也就是先收拾服贴了学生,才能指东向东、指西向西。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分析,传统的管理核心是“管制”、“囚禁”、“专政”,由此迁移到课堂教学中,就变成了“灌输”、“训练”、“要求”,我们只能这样概括:在专制教育思想下,只能有应试的教育!如果说教育的问题是观念的问题,那么,这样的问题则集中暴露在课堂上,因此,课改则成为撬动教育变革的那个“支点”,不抓课堂教学的学校永远都是离真正的教育越走越远!
  净竞静离儿童罪遥远的教育。纯粹的文字游戏,可又恰恰是一般没有文化的校长的最爱。“净”倒没什么问题,干净总比肮脏了好,我举双手赞成。可“竞”的问题值得考虑,为什么不把学习者视为双赢者、合作者,千万别把社会的恶性竞争进入校园,否则这样的文化只能培养一批“小人”;最反动的是“静”,显然是没把学生当成没长大的“小大人”,如果他是个儿童,他的天性原本就活泼好动,他有好奇心和展示欲,一味强调“静”显然是“反儿童”的,“专门和儿童作对”的教育是“以人为本”吗?如果你承认儿童是个“活物”,那就要准予他“动起来”!
  著名作家王跃文认为,美国大学一年级还在学习两条平行线永远不能相交,但并不妨碍美国科学走在中国前列。“中国学生弄得这么苦,真是白忙活!”总之这些都是商业化教育体系下的一种利益代表方虚伪的理论,他的目的是让你进行教育消费,至于科学吗有用吗这些则不管了,如果能提高教育消费就是让学生如孔乙己一样硬背茴香豆的茴有八种写法,也会进入考题,因此现在的小学考题都流行起脑筋急转弯了!

 

 

  本文根据新闻资料整理,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辩证批判性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意见反馈 | 帮助HELP
版权所有
Copyright 给力IT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