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网 页 MP3 图 片 Flash 信息快递

→综合搜索:

给力IT网
设为首页
  >geiliit-给力IT网|给力世界  > 大家论道 >  不可思议的七个女人造就出了毕加索
最 新 图 文

看美文

就在给力世界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大家论道         

 

           不可思议的七个女人造就出了毕加索

   说到毕加索的艺术生涯,就要说起毕加索一生中的女人。他有过两个妻子,这是明煤正娶在教堂里宣过誓的,还有四名众所周知的同居情妇,还有其他的就难以数得清了。他在一九七三年逝世以后,从分散在各地的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品里,发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作品,让人们看到了毕加索最隐秘的一面。那就是毕加索爱女人,爱女人的身体,爱女人身体上的特点。他的一双炯炯有光的黑眼睛,愣愣地盯着女人的特点,在他的画笔下表现得纤毫毕露。毕加索神奇的创造力正在成为人们话题的焦点。这个具有西班牙血统的男人,正是凭借其纯粹艺术家的超前激进意识和其斗牛士的狂野冲刺精神,不可取代地成为西方艺术百年变革的核心代表。甚至有人说,人类整个20世纪的视觉体系甚至艺术史,都是围绕这位创新的天才而构架书写。

  而他和多个女性的关系也成为围绕创造力诞生的另一个话题。那么究竟是什么使得他成为毕加索,成为迥异于同时代其他画家的天才式人物呢?

“最大的艺术在中国”———毕加索

  用中国的比喻而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句话绝对适合于毕加索。对于除了创新而无其他任何成规可言的毕加索来说,任何诱人的元素都可以为我所用。印象派、后期印象派、野兽派等等流派的艺术手法都被他糅进了自己的作品里,游刃有余而协调尽致。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艺术形式都是殊途同归的西方流派。真正意义重大的是,对东方艺术的尊崇和吸收更是成就了他的创新。

  毕加索本人固执地认为世间最有高度的国别艺术依次为中国和日本,而日本的艺术又起源于中国。他甚至认定,如果自己出身在中国的话,定会成为一个书法家!

  你看毕加索的立体主义,他从骨子里摈弃掉了自文艺复兴起就一直沿袭而今的固点透视,他要把整个世界都支离破碎掉,在面上来表现物体的几个面。这不仅是对西画经典手法的重塑,更是一种看待世界概念的重塑和创新。

  这种概念在东方有着悠远的历史,中国画也是与固点透视毫无相关,中国传统绘画通过散点透视和着重线条的运用配合色彩,来表现“气韵生动”,表现“境外之象”,表现宇宙自然的最真实状态。对于毕加索而言,这是默契,也是着意汲取。正是他纠葛的中国情结,为他的创新融合了奇妙的理想,从而使得他的创新更富魅力。

  然而,东方精神对毕加索的感召并非仅仅体现在这些技巧性的层面,中国传统的阴阳学说对毕加索的创新有着本质的影响。

 

  阴阳理论成就了毕加索的创造,在过去的几年里,毕加索的专题画展———毕加索色情艺术巡回展(The Picasso Erotique Show) 曾登陆许多国家。他的带有色情场面的作品大多色彩纵容而笔法挥洒,在造型上给人很丰富的想象余地。这些画面不禁让我们联想到敦煌莫高窟的那些丰富而夸张的性事壁画。诚然,毕加索的作品在表现形式上和敦煌壁画迥然而异,但是,其中却渗透着同样的思想和信仰。

  毕加索一生有过两个妻子和五个主要的情人,他从一出生开始,就在一群女人的呵护中成长。从他13岁那年爱上一名少女,性的体验为他的作品带来初显的灵感,一直到近80岁时与他的第二任妻子雅克琳·洛克结婚,毕加索一生的创作无不是在异性给予的灵感中进行。似乎一旦得到了女性的溺爱,毕加索就能把自己的潜能奇妙地通过绘画发挥出来。

  中国传统绘画的灵髓深受老庄思想的感召,这是一个以阴阳两性架构而成的思想和美学体系。老庄信奉性随自然,而自然的本质则是无上的“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其中产生变化的因素是“二”,即阴和阳,只有阴阳交合,才有万物的新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阴阳的交合成了创造的源动力。

  在毕加索这里,阴阳的理论得到了最具体化,也是最感性的实践。创造这个词在毕加索身上也是绝然不可能独立存在于仅仅自身的力量里的,他的第六个女人弗兰丝娃·姬洛曾表达过这样一个概念:“毕加索需要一个缪斯,一个能启发他灵感的女人,一个在他的生活里走来走去的生命。正是这个人的存在,使他找到了色彩的和谐、光与影的对比以及线条和符号等等一切自然的魔力,并以此来展现身体和灵魂的联系。也正是这些联系,促使毕加索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创新。”

  以女友划分不同时期艺术特征是毕加索被艺术界认可的分类

  众多艺术评论家把毕加索的七个女人借代为他作品的七个时期,这绝对是形象而有说服力的。的确,毕加索不同创作时期的特征正是他与不同异性的故事:费尔南德·奥利维叶与粉红色的玫瑰时期;奥尔佳·柯克洛娃与新古典主义时期;玛丽·泰雷兹与超现实主义时期;多拉·玛尔与旷世名作《格尔尼卡》;弗兰丝娃·姬洛与如花的外形及绿与蓝冷色的和谐。

  毕加索认为世界上最接近宇宙奥秘的便是极度危险的异性。他曾在一幅画里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希腊神话里人兽兼半的怪物,正在吞噬一个纯真的少女……如此种种,毕加索都让我们觉得他甚至于把创造力的缘由偏执化,这和老庄的阴阳归一不谋而合。我们不能得知毕加索是否能够如此深刻地理解东方精神,但是,他必定是在艺术创造的层面上认同和力行了这个理论。

  的确,异性给予毕加索天地间最直接的灵感,而对于西方文化来说完全是异质的东方哲学也给予他同样性质的感召。杂糅和奇妙组合成就了今天仍然传奇的毕加索。

 

  艺术评论家让·菜玛里在《正常与偏常》(一九八八年)一书中说:“二十年前,有人要我做—次关于艺术与性的讲座。我去看毕加索,问他该怎么讲。他回答,还不是老一套。”毕加索一生都受性的诱惑,他在作品与生活中都全身心地享受性的乐趣。据让·克莱尔说,“毕加索每次换个女人,也是每次换个标准,换个视觉,因为他要全部占有女人,直至她的视觉;这时他自己也换了个人。”“标准”、“改变视觉”、“性的对话”、“性与心的转换”、“占有女人直至她的视觉”,这是毕加索的艺术中的性心理学的一条粉红色线。如果狄德罗知道了,会说这是极佳的心理临床学。因为他早在两个半世纪以前就说:“一切生物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任何禽兽都多少是人,任何矿物都多少是植物,任何植物都多少是禽兽……人是什么?人是某类倾向的总和。”

  毕加索的作品,最著名的是和平鸽,《格尔尼卡》,以及无数长着三只眼睛,几个乳房的怪人画,使他成为二十世纪最具争议,也最有影响的艺术家。即使看了说不出所以然的人也只有跟着全世界喝彩。要是遇到其他什么人画的看不懂的画时,就会说一句:“这是毕加索。”

  不管你欣赏也罢,不欣赏也罢,画笔、木头、陶泥、石料,到了他手里,做出来的作品就别具一格,韵味十足。

  说到毕加索的艺术生涯,就要说起毕加索一生中的女人。他有过两个妻子,这是明煤正娶在教堂里宣过誓的,还有四名众所周知的同居情妇,还有其他的就难以数得清了。他在一九七三年逝世以后,从分散在各地的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品里,发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作品,让人们看到了毕加索最隐秘的一面。那就是毕加索爱女人,爱女人的身体,爱女人身体上的特点。他的一双炯炯有光的黑眼睛,愣愣地盯着女人的特点,在他的画笔下表现得纤毫毕露。

  一九七一年,毕加索已九十岁高龄,又画出《戴里埃家》组画,亦名《德加在妓女中间》,画得同样火爆。“欲望还是有的”,但深深露出老年的悲哀。那幅《老鸨的节日》中,妓女都在说德加的坏话,德加缩在一边,只露出三分之一侧影,面对着美色无能为力,令人啼嘘。

  毕加索的《拉斐尔和弗尔娜丽娜》组画,共有二十四幅之多,简直是连环画。其中对教皇朱利厄斯二世也有大不敬的处理。一开始就画出那对年轻情人正在云雨时,教皇先躲在垂帘后面偷看,继而拉开帘子看,继而又堂而皇之走进室内,叫人带了椅子坐下看,继而又在马桶上正襟危坐看……作者最后让米盖朗基罗也扒在床底下伸出头来看。这也是平起平坐的大艺术家遥跨时空开的一个玩笑吧。在此时间,拉斐尔与弗尔娜丽娜毫不在乎,我行我素,一切该做的还是照做,教皇始终神情专注,看得津津有味。

  随着年龄增加,毕加索在作品中的色情越来越强烈,但更多把自己置于偷窥者的地位。他自己也曾承认:“我们上了年纪,不得不把烟戒了,但是抽烟的欲望还是有的。爱情也一样。”从他们各自的作品中来看,古代的提香、现代的杜尚何尝不是如此。神圣的爱,世俗的爱,都只留下了“看的权利”。毕加索在画中却把拉斐尔开涮了一番。传说拉斐尔缺少了弗尔娜丽娜的爱情,就无心施展他的艺术天才,最后也因纵欲过度,英年早逝。

  一九九四年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开了一个毕加索肖像画展览,继而又在巴黎大皇宫内继续展出,共有一百四十三幅肖像画,也让人看到了影响毕加索画风的上述六位女性,现在看来那些线条大胆曲折的裸体像竟是原型人物文雅的标准像了。

 

  他把那些与自己生活的女人,一个也不少,还有她们的作爱情景,都自然生动地表现在纸上,既不忌讳也不存偏见,因为对他来说,一切——最隐秘的思想,最抑制的欲望——只要会画,都是可以和盘托出的。这也是赋予潜意识中的恶魔一种形式,让它释放出来。

  在这些色情画中还可以看到毕加索—生中的主要女人:他的初恋费尔南特·奥列维埃,他的妻子奥尔嘉·柯克洛娃,他的缪斯玛丽一戴莱兹·华德,女摄影师杜拉·玛亚尔,他的不愿在偶像身边生活的弗朗索瓦兹一基洛,以及一九六二年婚后伴随他后半生的杰克琳·洛克。“爱的女人无处不在。”二十岁的巴勃罗·毕加索初进大城市,还没有脱离乡气时,就说过这样的话。

  五六十年代,毕加索在画和平鸽的同时,继续作了大量关于接吻、拥抱、交媾、兽性、暴露癖或狂欢题材的画,风格与技巧都有所变化,更想把这些主题纳人传统,根据拉斐尔、伦他勃朗、德拉克洛瓦的作品延伸,创造自己的变体画。

  经过严谨的立体主义阶段后,毕加索在两次大战之间又找回了巴塞罗那青年时代的色情灵感,但是走的道路非常不同。那时他已接受了超现实主义,把女性身体分解拆散,器官画得七零八落,从性功能的角度去重新组合,表面看来是不经意的,其实是完全按照理想主义的安排。《海边的人形》(一九三一年)便是一个例子。
  在新古典主义时期的其他作品里,厄洛斯始终超过了人体的极限。那时选用许多神话中的诱拐和粗暴求爱的故事,还出现斗牛和弥诺陶洛斯(牛头人身怪),画中性器官占非常显眼的位置。毕加索与海明威都为西班牙斗牛疯狂,内中是不是有这层隐情?画的名字也非常明白:《弥诺陶洛斯强奸妇女》、《弥诺陶洛斯的欢乐宴》、《交媾》、《拥抱》、《强暴》,画面上是弥诺陶洛斯或一头公牛,向昏迷的女人施暴,或者突然变得温柔,含情脉脉地抚摩她,沉浸在巴克斯酒神的陶醉中。

  一九OO年十月他首次到了巴黎,在蒙玛特高地洗衣船附近过着自由自在的穷画家生活。那个时期的素描与速写大多是青楼情景、作爱场面,以及自己跟妓女一起的自画像。女人毫不在乎把身体坦露在一群有窥私癣的嫖客面前。画家既让自己,也让观画的人在渔色之徒中间找到一个位子。
  他在一九O六至一九O七年间画的《阿维尼翁姑娘》,成画后先由阿波利奈尔题名为《哲学妓院》,显然是从萨德《闺房哲学》一名而来的。毕加索抛弃了以前的写真而转变成他后来所谓的《第一幅驱鬼图》,在这幅画里角色转换,是妓女在窥视那几双对着自己呆瞧的眼睛里闪过些什么。

  展出作品约三百五十件,以年代顺序排列,显示毕加索作品风格与内容的演变,更主要是毕加索的“视觉里比多”——他到底在看什么?又看到了什么?“视见觉里比多”,假若套用《红楼梦》内“意淫”一词,可以理解为“目淫”。

  毕加索自己也曾说过,他从童年很快就进人了性成熟期,不论在作品或在生活中都没有少年这个阶段。童年时他随父母迁到巴塞罗那定居,在父亲任教过的美术学校人学。然后在一八九七年考人马德里皇家艺术学院。两年后又回到巴塞罗那,不久发现了咖啡馆、低级酒店与妓院的夜生活,素描本上留下许多那个时期的习作。同时他也接触了戈雅的《奇想集》和费尔南德·德·洛雅斯的经典流浪汉小说《塞勒斯蒂娜》。这部组画与这部小说都对西班牙当年的社会风俗有非常大胆的暴露与描写。毕加索把自己想像成反形式主义、放浪不羁的流浪汉,经常以风月场与卖淫女作为绘画题材。

  因此,毕加索色情画公开时,尽管有好事者鼎力促成,全世界还是只有三座城市敢于接受展出,首先是在艺术上敢为天下先的巴黎(二OO一年二月十九日——五月二十日),其次是意想不到的蒙特利尔(二OO一年六月十四日——九月十六日),最后是培育毕加索的巴塞罗那(二OO一年十月二十五日——二OO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原来只想举办成一个类似的内部观摩展览,不料邻近各国的参观者不愿丧失机会,趋之若骛,使这三个展览会成为一件国际艺术大事。

  毕加索一生女人多,然而他那么专注于女人的身体,还是有点出人意外。有人就有性,或者有性才有人,性是人生极为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公开当作人生一件大事来讨论研究的,还是上一世纪开始的事;在艺术中把女性器官当作花朵那样精描细绘的,即使当今一切讲透明的时代,毕竟还是有点叫人难为情。而毕加索却不,他的那部分画显然超过色情标准,几乎达到X级别。毕加索作这些画时,决不抽象,也不超现实,而是孜孜矻矻,一丝不苟,完全是中国工笔画的笔法。

  巴黎毕加索国家博物馆、蒙特利尔美术博物馆、巴塞罗那毕加索博物馆三位馆长,在《毕加索色情画展览会纪念刊》序言中,第一句话就是“从某种意义来说,毕加索的全部作品都带色情的。”他的创作始终伴有性的脉动,在八岁时画的素描,就早熟地表现出对女性的兴趣,直到临死前几天的作品,还对女性的身体表现了零碎悲哀的看法。这位艺术家在希腊爱神厄洛斯的阳光下和死神塔那托斯的阴影下走完了人生道路。在他浩如烟海的作品中,有一部分画——主要是素描与速写——在生前还秘不示人,在二OO一年才公之于众,令世人大吃一惊。

  毕加索的作品,最著名的是和平鸽,《格尔尼卡》,以及无数长着三只眼睛,几个乳房的怪人画,使他成为二十世纪最具争议,也最有影响的艺术家。即使看了说不出所以然的人也只有跟着全世界喝彩。要是遇到其他什么人画的看不懂的画时,就会说一句:“这是毕加索。”
  不管你欣赏也罢,不欣赏也罢,画笔、木头、陶泥、石料,到了他手里,做出来的作品就别具一格,韵味十足。
  



下页更精彩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意见反馈 | 帮助HELP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2013 给力IT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