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网 页 MP3 图 片 Flash 信息快递

→综合搜索:

给力IT网
设为首页
  >geiliit-给力IT网|给力世界  > 大家论道 > 兰考孤儿所失火7死1伤 公益需实干不应停留在“明星聚人气”
最 新 图 文

 全面客观评述热门新闻

就在

给力世界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大家论道         

  

      兰考孤儿所失火7死1伤 公益需实干不应停留在“明星聚人气”

 

  河南省兰考县城关孤儿收养所在1月4日上午8点30分左右失火7死1伤.1月8日,河南兰考县正式公布弃婴收养所火灾事故原因,认定火灾为兰考居民袁厉害收养的儿童在住宅内玩火所致。同日上午,兰考县启动事故问责程序。在查明原因问责的同时我们的社会更需要反思公益不应停留在“明星聚人气”式的表演,更不应停留在某某组织只集资不实干不救助不作为却被某位高管用来宣富的阶段,政府对公益更不能停留在事后追责不反思不行动不补救却一味的追究有没有证件和资质的问题。而一味的抓“证件”打击做好事砸到自己脚者,而使整个社会在迟迟不完善的体系下产生的畸形规章法律的制约下,更加冷漠麻木。产生更多的像毕节无人问津的5名儿童因温饱所迫,在垃圾箱中取暖死亡后,毕节垃圾箱出现公告“严禁人畜入内,违者责任自负”的冷冷世界!我们应当反思实干为何如此缺失,应该正确客观的认识公益,公益需要倡导规范监管更需要实干。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公益盈利无可厚非,如能像国家税收宣传的一样取之于民用之与民,那就十分完美了,呐喊实干吧,没有实干何以托起中国梦。
  没有实干中央八项规定地方如何落实?关键是简化一切可简化的,实干的负起一切当负的责任。可惜,面对7个生命离去,当地政府缺乏实干至今无人坦承工作失误!以焦裕禄为镜找到工作差距,对照中央要求和人民期待勇担责任扎实实干解决问题,才是明智之举,也是更多地方干部应当做的,也是中国梦的所依。
事件回放
  据兰考公安部门最新消息,1月4日火灾事件中死伤儿童所在的收养所创办人袁厉害已经被控制,并接受警方讯问调查。兰考县民政局称“袁厉害没有能力没有条件收养弃婴,也没有相关手续,属于违法收养。”没有救助孤儿是因其没有“强制执法权。”
  有关专家认为,就具体事故而言,袁厉害理应负有一定责任,但其个人遭遇令人同情,也值得反思。政府如果不加大投入,完善制度,类似的悲剧将是愿意付出爱心的“袁厉害们”无法承受之重。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认为,一经收养,收养人袁厉害就对这些孩子负有保证人身安全的义务。袁厉害很有可能被追究过失致人死亡罪。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新华网北京1月5日评7名孤儿和弃婴命殇民居火灾,收养者被警方控制,当地干部却发表系列言论撇清责任,唯独没有深感伤痛于内,检讨工作于外。事件发生时间正是新的中央领导集体抓作风一个月之际,发生地点是好干部焦裕禄汗水所洒、梦牵魂系的河南兰考县。

  记者现场采访获悉,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袁厉害就开始收养弃婴和孤儿,后来越收越多。目前仅安置孩子的场所就有两处,一个在县医院后街的两层独院内,另一处在县人民医院西边两间瓦房。
  袁厉害的儿子杜鹏告诉记者,母亲收养孩子的时间“20年只多不少”。近些年有人主动送孩子过来,也有趁夜里把孩子丢到门口就走的,不少都是有生理缺陷或残疾,“多的时候,光喂奶的孩子就有六七个,有时家里人也去帮忙,给孩子们烧水做饭。”
  兰考县民政局有关人员证实,因为在县人民医院门口摆地摊,袁厉害最初是帮助医院处理死婴,随后开始收养医院里遗弃的残障婴儿。“后来,社会上一些群众甚至乡镇派出所发现的弃婴,也主动送来。袁厉害由此开始了自己的弃婴收养历程。”
  李美姣告诉记者,不完全统计,20多年来,袁厉害累计收养的弃婴和孤儿多达七八十人。
  对于袁厉害的收养行为,记者在现场随机采访的多位邻居均表示肯定。一位村民说:“这是善举,是给社会献爱心,很多孩子都有缺陷,如果遗弃不管,可能命都没了。”
  兰考县民政局局长杨佩民认为,袁厉害的行为“合情合理不合法,严格讲,这样的私自收养是不允许的。”他介绍,按照收养法等有关政策法律,袁厉害收养弃婴的行为并不符合程序,多年来民政部门也从未给其出具过收养手续和证明。
  针对袁厉害借用弃婴牟利的社会传言,李美姣明确表示,此前民政部门也进行过调查,但并没有掌握有关证据。“初步推断,有的家庭从这里收养子女,给点类似奶粉钱的补偿,这样的情况可能存在。”
  政府救助缘何“摇摆不定”?既然收养行为不合法,为何袁厉害能坚持收养弃婴和孤儿长达20多年?此间当地政府和民政部门有何作为?
  面对普遍的公众质疑,杨佩民表示,2007年以来,兰考县、开封市民政部门及福利院领导多次与袁厉害沟通,要求其交出收养儿童,由政府统一收养。2011年9月,开封市福利院从袁厉害家接走5名弃婴。同时,袁厉害也最终同意不再收养新的弃婴,一旦发现将及时移交民政部门。
  当地民政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年以来,兰考县移交至开封市儿童福利院的弃婴达到32名,其中就包括袁厉害新发现后转交的一部分孩子。
李美姣告诉记者,一方面袁厉害不具备收养资格,另一方面其家庭条件也不利于孩子成长,之所以没有进行强制移交,是考虑到孩子们长期和袁厉害生活在一起,产生了感情,担心造成心理伤害。
  记者在调查中也注意到,针对袁厉害的收养行为,兰考县公安部门先后给20名孩子办理了户口;民政部门也给20名孩子办理了农村低保,目前每季度发放低保金共5520元。此外,每逢节日还有些临时救助。
  一方面认定收养行为不合法,另一方面又给其进行救助。表面上“摇摆不定”的政府救助,暴露出的是当地救助活动的制度“短板”,以及儿童福利机构的缺失。
  兰考县民政局提供的一份材料直言,造成袁厉害违法收养不能控制的更深层次原因是,全县至今没有一所儿童福利机构,县民政部门安置弃婴的方式只有送到开封市儿童福利院,而早年开封市儿童福利院养育条件有限,不能做到送一个接一个。
  兰考县救助站站长聂杰表示,通常情况下,合法的民间收养行为是社会救助的有益补充,对于类似草根慈善行为国家一直持鼓励态度。火灾暴露出的其实是当前社会救助机制方面的短板与不足。
  1987年起摆摊为生的袁厉害收养弃婴,按当地干部所言并不合法。25年过去,无资质的公民收养100多名被抛弃的孩子,吃着纳税人奉养的民政干部及政府官员不直面弃婴和孤儿客观存在的现实,不千方百计建起收养机构,不好好补上有效发挥民间收养力量的功课。这些干部来到焦裕禄手植的焦桐下当作何感想?
回望兰考
  50年前焦裕禄带病来到受内涝、风沙和盐碱之苦的黄泛区兰考,面对成群外出逃荒的群众,却用三年不到时间找到种泡桐治风沙妙方,带领群众初步实现粮食自给。今天,兰考当地干部把袁厉害自发收养存在的问题一拖25年,直到大火夺去孩子们的性命。
  当年焦裕禄被派到兰考,当天就下乡到灾情最重的大队,他从困难中看到希望,鼓励大家改变面貌,并用生命践行公仆诺言。今天的兰考干部,有哪一位寒风中放下架子常到有隐患的收养家庭走走?有谁下定决心把问题当成硬骨头不啃下来不罢休?兰考某局长称,县民政局和城关镇政府一直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事实告诉世人,有关部门所下的决心、投入的感情、付出的努力,又如何与焦裕禄相比?某股长表示,造成袁厉害收养弃婴越来越多、直至无法控制的真正原因是兰考县没有福利院。该有的福利院一直没有,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又有什么原因能辞其咎?

现状:儿童福利基础设施欠缺
  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表示,目前,国内的专业福利机构显得不足。“到了‘十一五’期间,通过实施‘儿童福利机构建设蓝天计划’,儿童福利机构建设才被重视起来的,之前儿童福利基础设施非常欠缺。
现状:孤儿收养经费投入不足
  各地投入经费,相比寄养儿童成长所需的费用,十分微薄。2009年前,全国的福利院也就几百个,交给政府也不知怎么办,很多孤儿不得不送到敬老院、养老院,2009年以后才通过低保来救助,救助水平也很低。
问题:“孤儿”身份认定程序繁琐
  申请孤儿认定时,应出具孤儿父母死亡证明或人民法院宣告孤儿父母死亡或失踪的证明等多种资料,待县级民政部门审批后,并对批准认定人员发给全省统一印制的儿童福利证,持证人员才可从民政部门每月领取孤儿基本生活费。
问题:病残儿童安置少人问津
  业内人士分析,中国儿童福利始终没有通过立法予以确定,政府在这方面的欠账特别多。目前仅靠民政部门去救助远远不够。按法律规定,收养、领养、寄养都需通过民政部门,但相关的法律手续不但繁琐,而且限制多周期长。
建议:应从个案反思制度性缺陷
  开封兰考孤儿收养家庭火灾致死案后,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昨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不能仅反思个案的问题,要好好想想儿童福利体制性缺陷,尽快确立儿童福利的概念。公益专家王振耀说,家庭收养优于政府收养,应当加以扶持。袁厉害收养的某些孩子面对民政部门官员时不愿离开,证实了专家观点。另一方面,智力上可能有缺陷的孩子用直觉告诉人们,不完美的袁妈妈比有些官气十足的人更爱他们。焦裕禄初到兰考就说,改变兰考“关键在于县委领导核心思想的改变”。改变这些被抛弃孩子命运的关键,不同样在于当地干部思想的改变吗?
建议:允许儿童救助等民间组织存在
  相关人士介绍,美国等国家设有儿童福利局,政府和民间组织之间也是良性互动,政府可通过购买服务形式让民间组织成为很好救助补充力量。一旦出现流浪儿童,立马就有专业组织来负责,相关培训及政府支持资金等也会很快配套。
官员:兰考没有福利院 临近的开封又拒绝收留外地弃婴
  在该县民政局一间办公室里,社救股股长冯杰说,造成袁厉害收养弃婴越来越多直至无法控制的真正原因是,兰考没有福利院,只有临近的开封有福利院,但因条件限制,过去不接收开封以外的弃婴。为什么兰考不修建属于自己的孤儿院?冯杰的回答是,很有必要,但尚不在县城发展的优先考虑计划之列
福利院:袁厉害涉金钱交易 国家免费治好弃婴后转手卖人
  兰考社救股股长冯杰说,袁厉害不愿意放弃这些孩子,因为她把那些康复的孩子“送给”需要孩子的人家。他相信里面存在金钱交易。开封市福利院院长王永喜说,袁厉害只同意把脑瘫这种无法治愈的孩子送到福利院。“好点的孩子她不愿意送到福利院,因为心脏病和兔唇都由国家免费手术,康复之后,袁厉害再转手‘送’给需要孩子的人家。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
袁厉害:曾将孩子送人 系收入单薄维系弃婴生活无奈之举
  袁厉害曾承认,“有些孩子送人了。保证今后不再送了。”靠摆摊养活不了这么多孩子。有段时间,她通过这种交易得到的钱,维系其他弃婴的基本生活。说着她掉下了眼泪,“我穷得没法,需要钱养这些孩子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算下来,她每个月从国家那里得到大概每个孤儿60元的低保补助,偶尔在儿童节或者媒体造访的时候,地方政府会另外送给她数百元钱,或者给孩子一些面粉和文具.
专家:中国家庭寄养占儿童收养机构比例高 制度存缺口
  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等机构推出的《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告》称,目前已开展家庭寄养的社会福利机构占有儿童收养任务的福利机构的50%以上,这些机构中有超过一半的孤残儿童委托寄养家庭照顾。中国的儿童福利制度仍然存在着重要的制度缺口,导致儿童权利不能完全实现,儿童发展受到阻碍,保障残疾儿童的权益是一个挑战。不仅仅是资金问题,还在于能不能找到训练有素的护理人员。“即使他们善良并热心:但是没有受过培训,没有人能够应付严重残疾的孩子,何况还是十几个
袁厉害否认卖弃婴牟利:若逮住把我枪毙
  河南兰考民办收养场所火灾致7名孤儿死亡,针对收养所创办人袁厉害借收养弃婴赚钱,袁厉害称,以前接受采访,也被问过卖小孩的问题如果我真是卖小孩,逮住了把我枪毙。
河南兰考承认对孤儿死亡负不可推卸责任
  1月5日,河南兰考县召开致7名孤儿死亡火灾事故处置通气会。兰考副县长吴长胜称,事件的发生与有关部门监管不力、有意宽于管理有直接关系,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网友吐槽转载
  1.网易北京市网友 [gsqygzm0] 的原贴:
  中国的政府是这个样子的:他们什么实质性的工作都不做,他们给公民制定这样或那样的规则,然后按照规则来衡量每一个公民,你这样不对或者那样不对。不做事情的政府是永远不会不对的,因为没有做,就什么话也可以说,因为没有做,就什么错也不会犯。
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公民来制定这样或那样的规则,来衡量执政的政党,正当这样不对或者那样不对。
  所以在我们这个畸形的国家里,我产生了迷惑:我自己到底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
我是一个好人?因为我没有把弃婴用一根绳子栓起来?因为我不会将死了的弃婴丢在垃圾箱里?因为我没有在无人帮助的情况下把弃婴拿去换钱?是的,我没有那么做,可是并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好人,而是因为我根本没有收养弃婴!
  我是一个坏人?似乎又不是,我不会想到去拿收养弃婴赚钱,如果我没有把握爱他们,我绝不收养他们,我见到弃婴会报警而不是抱回自己家;我会给大街上的乞讨者一块钱,我会给老人让座,我会帮助大街上遇到困难的人。
  我思考了又思考,终于明白我为什么的会有这样的迷惑了:因为政府的不作为,他们把本该他们承担的责任推到的普通公民身上,而普通公民是没有那么大能力来代替政府做政府该做的事情的。而政府在宣传上从来不宣传自己的职责,只会宣传公民的错误。
  于是我们整个社会都出现了价值观的错位,这篇文章就是典型的例子,它还在寻找公民的失误,它还在寻找公民的违法,它还在视图将政府的责任推到公民身上。
  一个正常的社会是这个样子的:政府来收养弃婴,公民来监督,公民来寻找政府的失职。政府用他们强大的力量来做强大的事情,而公民用他们弱小的力量来做弱小的事情。也就是说,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不是用公民怎样对待弃婴来评判公民,而是以政党怎样对待弃婴来评判政党!对公民的评判是公民怎样帮助可以帮助的人,而不是公民怎样做自己能力之外的事!
  这种畸形,畸形的国家,畸形的社会,畸形的思想。
  2.操场哥 [网易浙江省杭州市网友]:
  那些**的十字会,孤儿院、儿童基金会在哪呢?让个摆摊的人去收养孩子,正当可怜啊....
  网易浙江省舟山市网友(123.96.*.*)的原贴:
  细细读来,不得不强有力顶你!“它还在寻找公民的失误,它还在寻找公民的违法,它还在试图将政府的责任推到公民身上。”兰考,当年的焦裕录,现今的县政府、民政局,让人无法不感喟:世道变了!!!
  3.网易上海市网友 [lb30508] 的原贴:
  政府不作为,作为的人出点事反而是错的了,什么事这叫,民政局,社保部门都是干什么吃的,有没有点良知,让做好事的人咋敢做好事,海口摔倒的老人一小时后死亡的事情还要无数次在我国社会上复印无数次吗?让弃婴永远就在大马路上躺着,冻死,饿死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没有责任了,良知比法律更重要
  4.mahaizhenart [网易广东省深圳市网友]:
  残障孩子大的都20多岁了,也就是说都养了20多年了,真不容易啊!向伟大的母亲致敬
  5.网易河南省郑州市手机网友(61.158.*.*)的原贴:
  袁厉害本名不叫袁厉害,是县城里的人都这样叫她,厉害不是什么褒义词,县医院一旦有弃儿,她就赶紧跑去抱,民政局按小孩人头每月发低保共计4000余元,领完钱还去民政局要油要米,不给就跑去县委政府脱光上衣要挟。所谓的袁厉害在这些孩子身上月花费不超一千,她所抱走的小孩七八十,算上火灾死亡和剩下的孩子远没有七八十,其他孩子在哪里?你们想过吗?只要不是先天残疾没有毛病的,一个孩子几万块都卖掉了。袁厉害在县城内有多处宅基地,均是政府部门为安抚她所收养的孩子所提供的。但是袁厉害竟然变卖多处土地,使她的身家远不是县医院摆摊的那么简单,她的亲生儿子开的十几万的好车,只要县城的都知道,我会乱说吗?望大家看清事实,不要被蒙蔽,兰考政府的确有很大的责任,希望他们尽快建好兰考福利院,不要让居心叵测的人捡了漏子,希望你们擦亮眼睛,还原真相,共同努力帮孩子们渡过难关。
  6.网易江苏省南京市手机网友 [网易江苏省南京市手机网友] 的原贴:
  新闻里说总共每月才能领到1700元,你在这造谣,草你嘛的。
  7.网易河南省郑州市手机网友(61.158.*.*)的原贴:
  看孩子数量,一个孩子低保标准,自己算,新闻你也信,你咋不去看新闻联播啊?
  8.网易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网友 [失落深渊] 的原贴:
  兰考的gov出来混淆视听了,如果给你每个月4000元钱,你照顾他们你干嘛,几十个,我们捐钱给你,你自己带,你干吗, 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本文根据新闻整理,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辩证批判性阅读!



下页更精彩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意见反馈 | 帮助HELP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2013 给力IT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