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网 页 MP3 图 片 Flash 信息快递

→综合搜索:

给力IT网
设为首页
  >geiliit-给力IT网|给力世界  > 给力生活 >  基辛格说:毛泽东时代 在人权问题上美国是被告
最 新 图 文

品味民主

就在给力世界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给力推荐        

 

      基辛格说:毛泽东时代 在人权问题上美国是被告


  社会主义民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即广泛听取群众意见,然后集中起来以制订政策,然后再向群众宣传,让群众自觉接受,做到“不令而行”。在制度上,农村有社员代表大会,工厂里有职工代表大会,文革中更是充分发扬了社会主义民主,人民群众可以自由批评党政干部,1975年将“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写入宪法。
  当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民群众可自由上街游行时,美国还在出动军警、部队抓捕反战学生,镇压示威群众①;1975四届人大,工农代表占51.1%,之后随着时间推移,这个比例持续下降,至第十届,一线工农代表所占比例不足4%②。
  正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所说,在毛泽东时代,人权问题上美国是被告。毛泽东时代,正是中国高举着自由、民主的大旗,中国是民主价值观输出国。
毛泽东论民主:
  要允许工人罢工,允许群众示威。游行示威在宪法上是有根据的。以后修改宪法,我主张加一个罢工自由,要允许工人罢工。这样,有利于解决国家、厂长同群众的矛盾。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1977年版325页《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早几年,在河南省一个地方要修飞机场,事先不给农民安排好,没有说清道理,就强迫人家搬家。那个庄的农民说,你拿根长棍子去拨树上雀儿的巢,把它搞下来,雀儿也要叫几声。邓小平你也有一个巢,我把你的巢搞烂了,你要不要叫几声?于是乎那个地方的群众布置了三道防线:第一道是小孩子,第二道是妇女,第三道是男的青壮年。到那里去测量的人都被赶走了,结果农民还是胜利了。后来,向农民好好说清楚,给他们作了安排,他们的家还是搬了,飞机场还是修了。这样的事情不少。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象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了。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当,我最欢迎。而且有些时候,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共产党是要得到教训的。学生上街,工人上街,凡是有那样的事情,同志们要看作好事。成都有一百多学生要到北京请愿,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在四川省广元车站就被阻止了,另外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到了洛阳,没有能到北京来。我的意见,周总理的意见,是应当放到北京来,到有关部门去拜访。要允许工人罢工,允许群众示威。游行示威在宪法上是有根据的。以后修改宪法,我主张加一个罢工自由,要允许工人罢工。这样,有利于解决国家、厂长同群众的矛盾。无非是矛盾。世界充满着矛盾。民主革命解决了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一套矛盾。现在,在所有制方面同民族资本主义和小生产的矛盾也基本上解决了,别的方面的矛盾又突出出来了,新的矛盾又发生了。县委以上的干部有几十万,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手里。如果不搞好,脱离群众,不是艰苦奋斗,那末,工人、农民、学生就有理由不赞成他们。我们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谁犯了官僚主义,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总是不改,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说革掉很好,应当革掉。
  --摘自《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人到老年就要死亡,党也是这样。...我们和资产阶级政党相反。他们怕说阶级的消灭,国家权力的消灭和党的消灭。我们则公开生明,恰是为着促使这些东西的消灭而创设条件,而努力奋斗。...不承认这一条真理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没有读过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刚才进党的青年同志们,也许还不懂得这一条真理。他们必须懂得这一条真理,才有正确的宇宙观。他们必须懂得,消灭阶级,消灭国家权力,消灭党,全人类都要走这一条路的,问题只是时间和条件。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1960年版1357页《论人民民主专政》 
  你们怕群众上街,我不怕,来他几十万也不怕。“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是古人有言,其人叫王熙凤,又名凤姐儿,就是她说的。...大民主也可以用来对付官僚主义者。我刚才讲,一万年以后还有革命,那时搞大民主还是可能的。有些人如果活的不耐烦了,搞官僚主义,见了群众一句好话没有,就是骂人,群众有问题不去解决,那就一定要被打倒。现在,这个危险是存在的。如果脱离群众,不去解决群众的的问题,农民就要打扁担,工人就要上街示威,学生就要闹事。凡是出了这类事,第一要说是好事,我就是这样看的。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1977年版324页《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1975四届人大,代表共2885人,工农兵比例占67.95%,工农占51.1% 
  1978五届人大,代表共3497人,工农兵比例占61.68%,工农占47.3% 
  1983六届人大,代表共2978人,工农兵比例占35.57%,工农占28.6% 
  1988七届人大,代表共2970人,工农兵比例占32%, 工农占23% 
  1993八届人大,代表共2978人、工农兵比例占29.6%, 工农占20.6% 
  1998九届人大,代表共2979人,工农兵比例占27.8%, 工农占10.8% 
  2003十届人大,代表共2985人,工农兵比例占27.4%, 工农不足4% 


  本文来源于网络,证实度不详,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辩证批判性阅读!



下页更精彩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意见反馈 | 帮助HELP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2013 给力IT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