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网 页 MP3 图 片 Flash 信息快递

→综合搜索:

给力IT网
设为首页
  >geiliit-给力IT网|给力世界  > 热点导读 >  于丹被轰下台 被代表的心灵鸡汤时代已终结?
最 新 图 文

全面客观评述热门新闻就在

给力世界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热点导读         

         

       于丹被轰下台 被代表的心灵鸡汤时代已终结?


  2012年11月17日晚,北京大学剧院邀请昆曲大师张洵澎、岳美缇、汪世瑜、张继青、石小梅、王芳演唱昆曲,主办方皇家粮仓负责人王翔邀请于丹作总结,观众认为“心灵鸡汤亵渎国宝”,“文化超女”于丹遭观众呛声后下台。观看过演出的观众向记者证实,确有于丹被轰下台一事。网友HelenClaire是一名北大学生,她说自己是昨晚的观众之一,没有听到很大声的“滚”,“主要是各种‘下去吧’和一句‘你没资格代表我们’。”她表示,现场观众非常文明,但她在最后也嘘了于丹,因为“在一排镇国之宝面前,任何心灵鸡汤式的东西都是一种亵渎。”
  网友纷纷站队有“倒丹”有“挺丹”,从诸多观众的描述来看,关于“上台致辞”的资格,是于丹遭遇“呛声”的主要原因。一位北大学生表示,于丹没有资格和昆曲老艺术家站在一起,在一排镇国之宝面前,任何心灵鸡汤式的东西都是一种亵渎。网友“老徐时评”尖刻地指出:于丹这些年以娱乐明星的包装兜售披着文化外衣的心灵鸡汤,脱离社会现实无视民众疾苦,矫揉造作胡说八道,成了鲁迅笔下的帮闲文人到处得瑟。这是于丹的悲剧,也是中国文化的悲哀!对于这种人,难道不该轰吗?
  主办方普罗艺术创意总监王翔对观众的反映表示不理解:“于老师就说代表观众向老艺术家表示感谢,然后给所有艺术家鞠躬,这个不感人吗?有什么值得非议的呢?”他提到,于丹从小就跟随父亲听昆曲,她对昆曲的点评,不仅专业,而且能说到点上,她完全有资格参与推动和普及昆曲。
  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则发表微博,引述昆剧表演艺术家汪世瑜的话语称,于丹是一个奇女子,对昆曲的这些台词不能说倒背如流,至少都能够很顺畅地背下来。作为我们一个昆曲演员要做到这点也很难,而她做到了。
  有网友认为于丹穿短裙、黑丝袜、细高跟鞋的装束,与昆曲演出的高雅氛围不合时宜。对此王翔认为,她当晚的穿着可以说是盛装出席,裙子也是过膝的,她其实是以自己的装束倡导了一种欣赏艺术的姿态。“难道穿得破破烂烂地来看昆曲吗?”
  部分网友站在了于丹的一方。网友“JY0217”安慰说,于丹老师不要介怀,我对网上某些说北大学生值得喝彩的言论感到可笑,生命中连别人在台上的五分钟都等待不了的人,如何能期待学术甚至梦想的坚持?网友“行云流水”也表示,看过了现场的视频,仿佛没那么严重,于丹老师表现得很有气度,只是被媒体放大了而已。
名人崇拜早该被炮轰?
  看完这则新闻,我认为,于丹北大谈昆曲遭炮轰,活该!北大学生做得对。
  既然是昆曲专场大师云集,精彩纷呈,那么,做总结发言的时候,就应该由研究昆曲的专家或教授进行总结,最少,也应该是戏剧家进行总结,我想,北大不会缺少这样的人才,然而,主办方却请来了一个不懂昆曲的于丹,这是典型的名人崇拜热。北大学生的高呼,其实,针对的不是于丹,而是主办方的名人崇拜热,是对当前名人崇拜热风潮的强力反击,很好!
  当然,作为于丹本人,面对这样的邀请,也应该坚决拒绝,而不应该自讨没趣。作为一个知名学者,尤其是明星般的学者,更应该自尊、自重,在自己的研究领域有发言权,在其他领域最好不要发言,实在不应该如同当前流行的娱乐明星那样,在什么领域也能广告一番;或者如同某些官员,什么地方也可显摆一番,那实在是失落了教授形象,丢了专家的脸。
  对于北大学生的行为,或许一些人会批评,说北大学生没有涵养,不懂得尊重,我不这么认为,北大精神不是哈腰妥协,而是不苟同,能够把于丹轰下台,恰恰是一种不对名人的崇拜,恰恰是一种对真理的渴求,北大学子当有这种精神。
  青年应该敢于向权威挑战,精神可嘉!主办方泛滥名人崇拜热,名人泛滥到处显摆热,北大学子说不,这是对庸俗的拒绝,这是对真理的坚守,这是对正气的呼唤。
殷建光
“被代表”的时代已终结
  于丹是我较为喜欢的文化名人,但对于其被观众呛声尴尬下台的遭遇,我觉得并不冤枉,这也似乎给更多的名人明星们上了一课:别动辄就代表观众或公众,因为“被代表”不出声的时代终已过去了。
  昆曲演出结束时,于丹被主持人邀上舞台做总结。在她说要“代表”全体(观众)(向演员)鞠躬时,遭到台下观众喊“请下去”。于丹赶紧说了一句什么,转身从后台下去了。
  这就是说,不是大家不许于丹登台发表讲话,而是反感“被代表”。是啊,谁也没有请你做代表(主办方除外),或者即使有观众请你做代表,但那也不是全体观众的委托,你咋就随便代表起全体观众呢,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也许于丹会觉得委屈,我也就仅仅说了句“代表全体观众”,这只不过是说顺了嘴罢了,台下观众何至于如此反感呢?然而,就是这样的随意代表大家形成了惯例,也才惯坏了我们一些名人明星,岂不知过去大家不予计较不做反应但绝不是不加反感啊!
  现在进入了一个什么时代?是一个公民时代,或者叫大家行进在公民社会的路上,那种总是“被代表”从不发声拒绝的时代过去了。当越来越多的人们不再安于“被代表”,并在权威人士面前敢于说“不”之时,这何尝不是极其宝贵的公民意识?
  而我们的名人明星每当在开口讲话时随口代表全体和大家的习惯的确该改改了,因为被代表们不再沉默,他们尊重名人明星,但也希望被名人明星所尊重,不再甘于“被代表”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方面而已,名人明星需要适应公民社会的语境。
  于丹的这次尴尬尽管有损情面,但却对她以及更多名流是个极好的“教育”,当你们总是以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形象昭示于人时,保持对他人的尊重恐怕是个基本的常识,而不随意代表全体和大家方能阻击自高自大和自说自话。毕竟那种对权威的盲从愚忠不再盛行,倒是权威与普通人平等交流需要流行。
被哄的是思想自由?
  尽管于丹的发言有悖于某些人的心理底线,但也要学会尊重别人。你可以不同意于丹的观点,但请尊重他人的发言权。表面上看,被哄的人是于丹,实际上哄走的不是于丹而是思想的独立与自由。
  粗暴地哄一个人,让北大校训为此蒙羞,并非仅仅北大之悲哀,它标志着中国大学精神的迷茫和缺失。大学精神是民族精神的象征,大学精神的迷失意味着民族精神的沦丧。重新塑造真正的大学精神,是中华民族兴盛的根本之路。中国高等教育为什么培养不出大师级的人才?症结在于大学缺失了思想自由。
  话又说回来,于丹的观点即便让你听起来不舒服,你大可一走了之,没必要哄人下台吧?须知,中国自古是一个宽和谦卑的民族,不论是儒家的“大德敦化”的“和”,还是庄子“相忘于江湖”的“忘”,抑或老子“后其身而身先”的“后”,均成就了中华文明虚怀若谷的胸襟。北大学子在“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校训下,更不消多说。
  这些年来,一股“于丹热”,其中有褒有贬,是什么使得于丹变得这么红火呢?其实存在着一种内在的必然性,也是社会发展的一种平衡。尽管褒贬不一,但不可否认,以“于丹热”为代表的古典热潮,对普及中华传统文化无疑是功不可没的。可见,对他人的独立思想没必要动辄上纲上线,哄人下台更是肤浅之举。
  人天生一副大脑,大脑的天性就是思想,于丹概不例外。最近这几年,陈寅恪先生主张的“自由思想,独立精神”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追捧。而这种追捧,恰恰证明我们缺失了“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中国高等学府的表现最能证明这一点。
  一言概之,可以看不起于丹,但请尊重思想自由。这是因为,尊重他人是一种高尚的美德,是个人内在修养的外在表现。一个不懂尊重别人权利的人,根本配不上谈论素质,更遑论学术思想。相信每一个北大人都知道怎么写“兼容并包,思想自由”,但真正读懂又能立身躬行的究竟有多少呢?

多元表达比对错更重要
  这一事件需要厘清的是:一是几个高呼的学生未必代表北大,人为将“于丹”和“北大”形成对垒显得以偏概全;二是即便有学生“轰”于丹,其所表现出来的文化态度仍然值得尊重,尽管我们不赞同他们的表达方式。从这个角度来说,对北大学生的行为进行喝止,并施以劈头盖脸的批判,与他们对于丹所施加的行为毫无二致。
  在当前的文化语境中,包容多元价值观念的存在,并允许各种认知的冲突与碰撞,是比探究对错更加重要的事情。本来,文化无所谓高低对错,贵在“兼容并包”。将北大学生对于丹的驱逐上纲上线为道德和涵养的高度,不仅有失公允,也透着一股娱乐气息。如果说于丹在台上侃侃而谈是一种预设的、常态的文化剧情,那台下叫倒好的声音却像极了一声恰到好处的锣鼓点,尽管不太和谐,但剧情却因此飙分不少。
其实,完全没必要纠缠于北大学生“轰于”的对错,正如我们无法界定于丹的心灵鸡汤是否给这个社会带来了真正的慰藉。核心的价值在于,我们是否允许多元化的表达,是否允许表达过程中出现的激烈冲突的存在,是否对这种冲突秉持正确的认识态度。
  基于这种文化理性,应该倡导并形成这样的文化氛围:多元价值并存互容,理性批判不失气度。在文化事业的发展中,只有兼容并蓄,方能生机勃发;只有理性批判,方能纠谬回偏;只有良性碰撞,方能激发灵感。几个青年学生的激情表达,与其视作缺乏涵养,倒不如将这种情怀当做文化前进的动力。
宽容于丹,宽容北大学生,宽容他们之间的“故事”,才是文化发展应该秉持的态度,也是社会能够给予文化的最好环境。
赵保乐有话说
  11月18日,继于丹回应前晚在北大百年讲堂昆曲演出后发言“被哄”一事之后,主持人赵保乐也针对演出时的几处口误,通过媒体向当晚在场观众表达了歉意,表示因为自己是临时替其他主持人接受这个任务,所以“工作疲劳,身体欠佳,准备不足”,并表示当晚的观众对于昆曲的热爱程度相当高,但对于于丹上台被哄一事,他说“大家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少点包容。”除此之外,于丹当晚的穿着也是大家议论的话题,对此,赵保乐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是否观看昆曲需要对着装有着一定的要求,所以“我不知道当时的观众希望她(穿)什么样。”
  现场:观众心情能理解,但少点包容
  在谈起为何会在演出结束后邀请于丹上台发言,赵保乐表示,这是主办方定的流程。“确切的说,是主办单位把流程交给了主持人,我只是一个负责流程的工作人员。观众的心愿,可能是想把更多的时间留给老艺术家们。我还是尽了最大努力让每位老艺术家发了言。”
  另外,他表示,昨天观众的技术含量特别高,都是一些学者专家,都是资深票友,他们对昆曲艺术的热爱,都达到了很高的忠诚度。“在此情况下,所有的与昆曲无关的内容实属多余。大家真是冲着这些老艺术家来的。”而于丹上台的目的其实是给老艺术家献花,谈起于丹被“哄”下台,他说,“大家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少点包容。”当媒体问起是否因于丹当晚的着装有些不合时宜而被哄时,他说,“我不知道当时的观众希望她(穿)什么样。”
  此外,赵保乐还说,“在于丹事件之后,我的情绪有了些波动,所以把艺术宝库说成了艺术仓库。我认为很愧疚。这与工作疲劳,身体欠佳,准备不足有关系。在此向观众表示歉意。”
  道歉:临时替补,准备不足
  有媒体连线赵保乐时,他已乘坐今早的飞机经到了长沙,而这几日,他的工作安排也非常紧锣密鼓——11月17日前,在绍兴一连做了5场《过把瘾》的戏迷比赛,当日也是下午才匆匆赶到北京主持北大讲堂的这场昆曲表演活动。“这场活动的主持人原本不是我,但因另一名主持人临时有事,才找到我的。”赵保乐坦言最初想婉拒这个主持,因为自己虽然喜欢昆曲,但面对这些艺术家,自己的知识如同一名小学生一般,再加上没有充足的时间准备,所以出现了一些口误。“主持人与艺术家虽然同时在台上,但我们从事的是两份工作。艺术家是用他的一生来磨砺一两出剧目。主持人是一次性消费,从接到词到上台,我的准备时间总共时间不超过5个小时。我一直都在借助百度等工具对各种信息看了又看,一直到上台前还在学习,十分忐忑。”
  但即便是口误,赵保乐还是觉得对不住观众,“虽然主持人不是机器,身体不好会影响发挥,但即便是错了,还是我的责任。”

知名人论点
●演讲是公共或政治人物时常正面民众的主要方式。他们是被砸臭鸡蛋还是西红柿,或者是被掌声与鲜花包围,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这既无关私德,也无关素养。举例而言,那些在讲台下起哄的北大学生,真面对于丹的时候,果真会如此虚浮轻狂?弄懂这个道理,自然不会进行简单的道德谴责。
——邓海建
●于丹被学生(不全是)起哄,最后只能尴尬下台,给一个美好艺术享受的夜晚带来了遗憾,不但是对于丹教授的不尊,更是对那些昆曲大师的不尊,背后折射了一些大学生和社会观众对艺术的肤浅认识和不宽容,提高艺术修养,不但是能够会欣赏像昆曲这样的国宝艺术遗产,更应该有海纳百川的艺术包容。
——赵小婷
●从来没喜欢过于丹,觉得她特装。
——黄毛毛
●这事实上在提醒各类名人,不管你的成就有多高、名气有多大,也要正确认识自己。术业有专攻,术业也会有盲区,不分场合地对任何主题都试图推销自己的观点,把价值判断范畴的东西强加于别人,只能自毁形象。
——刘化喜
●于丹被“呛”,或许也是一剂清醒剂,让其知道自己并非真的是“万人迷”,也不是永远的“万人迷”,更不是谁都欢迎的“大人物”。当然对于那些盲目追捧名人的“主办方”也是一个警告,请名人也有风险,需谨慎。
——王军荣
●听众对于丹发出唏嘘,抑或对于丹鼓掌欢迎,本质并无不同,都是听众表达对演讲者的态度,只不过唏嘘声不太礼貌罢了。尊重归尊重,如果听众实在不愿听这些无趣甚至令人反感的演讲者发言,那么放下这些礼貌有何不可呢?
——余燕明
●于丹被轰的深层次原因是不是得归咎于长期以“学术超女”的形象示人却淡化了一个学者应有的学术气息而引发了大家的不满?
——温国鹏
●一个于丹被轰下台去,才有更多的公民个人走上台来,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当然是好事。
——王朋
名人于丹
  19日上午,于丹再次发表微博,还原当日现场的真实情况。她提到,该演出是面向社会的,呼吁大家不要误会北大学生,且证实现场并无“不雅或过激的语言”。对于当日主办方的安排和观众的嘘声,她也大度地表示,我们都是爱昆曲的人,因为有爱,所以一切可以理解。学子被批“素质不高” 于丹呼吁不要误会
由于于丹被哄下台的演出在北大百年讲堂,众多网友认为哄于丹下台系北大学子所为,从而有声音批评北大学子“素质不高”。网友“魏开忠”就表示,北大已经斯文不在。于丹固然浅薄,但来者是客,北大人文百年,至今居然不懂起码的尊重,令人不安。
  另一种声音则认为北大学生“有态度”、“有独立精神”。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郑成新认为,北大学子一般绝对不会无端地对一位大师无理的;如果大师真有出格的言行,遭受一次清纯学子的洗礼也是值得庆幸的事;太顺当且不知道天外有天的时候,正是需要旁人的警醒时分。我们恰恰要为北大学子的举动喝彩。
  而根据主办方、于丹以及北大相关负责人的回应来看,此次演出是面向社会售票,北大既不是主办方,也未组织学生观演,哄于丹下台的观众并不能确定是社会观众还是北大学子。“不要误会了北大的同学们”,于丹说。
  曾红极一时的明星学者于丹为何遭到如此待遇?有评论称,于丹在北大被嘘,关键不在于她当时说了什么或曾经说过什么,而是她一向的言行,过度透支了公众对她的兴趣,被轰是迟早的事。事实上,这不是于丹第一次遭遇质疑。
  早在2010年,于丹的新书《于丹〈庄子〉心得》发布时,反对她的声音就很强烈,在她签售新书的现场遭遇到一位男子现场抗议。随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山大学、暨南大学等知名大学的10名博士联名,称要“将反对于丹之流进行到底”,甚至要求她从《百家讲坛》下课,并向观众道歉。
  同年于丹有望接替余秋雨入主青歌赛的消息一经传播,就有网友旗帜鲜明地举了反对牌:“于丹文化底子跟别的百家讲坛老师比,薄的太多,百家讲坛中硬伤一堆,自己先补补课。事实上,真正做学问的人是不会来当评委的,只有那些浮华的所谓文人热衷于这类活动。”而网络上诸如此类的“丹蜜”和“丹黑”的针锋相对屡见不鲜。
  2012年6月,于丹进入中国作协公布的拟发展会员名单,也引发了争议。公众舆论集中在几个方面,包括于丹究竟是不是作家?她在电视中和书中讲述的内容有无明显错漏,会不会对观众和读者造成误导?她在学术文化界的“蹿红”究竟正不正常?对此,中国作协新闻发言人陈崎嵘回应称于丹完全符合加入作协的条件。于丹本人的解释则是为了更好地维权。
  作家慕容雪村在微博上爆料:“一女名人对手下极其苛刻,稍有不顺则厉声怒斥:笨蛋!垃圾!有读者求签名,则立刻换一副妩媚脸孔,娇声应对:您好……谢谢。读者甫一离开,则继续痛斥:笨蛋!垃圾!”这一不点名的微博在此时爆料,被很多人跟帖,指说的是“心灵鸡汤女士”。
  于丹(1965年-)是中国古代文学硕士,影视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助理、影视传媒系系主任,硕士生导师。曾就读于北京四中,本科就读于北京职业技术师范学院(现北京联合大学),硕士博士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现为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视协高校艺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视协理论研究会特邀研究员、中央电视台研究处客座研究员、中国新闻研究会、中广学会主持人研究会、中广学会法制节目委员会常务评委、澳大利亚新闻集团首席顾问。现任北京电视台首席策划顾问,并在北京师范大学广播学院电视学研究生班固定授课。其父为中华书局副总经理于廉。
  于丹在2006年“十一”长假期间在《百家讲坛》连续七天解读自己对于《论语》的诠释,大受好评。2007年春节又从年初一到年初十连讲10天的《〈庄子〉心得》。同年“十一”黄金周又连讲7天的《游园惊梦.昆曲之美》。
生平
1988年开始从事影视创作及研究工作,曾担任大型专题片撰稿人,包括:
《在共和国史册上》(中央电视台,1989年)
《太阳照常升起》(中央电视台,1992年)
《香港沧桑》(中央电视台,1996年,获得1997年中国电视专题片优秀奖)
1990年以来,为中央电视台担任撰稿人,曾获1994年、1996年星光奖最佳撰稿奖,栏目包括:
《正大综艺》
《中国报道》
《环球》
1999年以来,担任中央电视台栏目策划,栏目包括:
《东方时空》
《社会经纬》
《今日说法》
《精品赏析》
《电视你我他》
《新闻调查》
《对话》
《艺术人生》
  同时担任中央电视台《城市之间》栏目策划、导演,中央电视台教科文频道策划顾问,光线传播中心《中国娱乐报道》栏目总策划,并担任1993年中央电视台青少部春节晚会《红红火火迎大年》的策划人与撰稿人。
  曾先后为辽宁、河北、浙江、安徽、贵州、湖南、湖北、江西、河南、山东等20多家省级电视台及为青岛、大连、沈阳、长沙、武汉等20多家市级电视台进行业务培训。
学术成就
  1995年开始从事影视教学与研究工作,曾获1996年度北京市优秀教学奖,2000年度北京市高校青年教师基本功比赛一等奖第一名,2001年度中国宝钢教育基金优秀教师奖,曾在《中国社会科学》、《现代传播》等国家级刊物上发表多篇文章。
争议
  由于于丹所讲解都使用白话文,且语言生动,使以前许多没有直接接触《论语》、《庄子》的人从中受益。著名哲学家李泽厚也在采访中说:“于丹是精英和平民之间的桥梁”,对于普及儒家文化有较大贡献。
  正由于于丹讲述自己的心得,导致其演讲中加入了许多个人的感受和体会,其中一些被学者认为是过于牵强附会。还有一些人认为,于丹为了帮助权贵集团安抚由社会贫富悬殊引发的种种不满情绪,用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的自我安慰思想,去灌输给许多缺乏独立思想的中国人,软化他们的抗争精神,成为“安贫乐道”的“受虐待狂”,而权贵集团却继续“安富而不守道”,因此备受批评。
  于丹的走红一直带着争议。2007年3月2日,知名论坛天涯网上出现了一篇题为《我们为什么要将反对于丹之流进行到底》的帖子,发起人为中山大学的徐晋如博士,文中言辞激烈,甚至要求于丹从《百家讲坛》中下课,并向电视观众道歉。在帖子的结尾,包括中山大学博士生刘根勤、清华大学博士生王晓峰、暨南大学博士生周韬、中山大学副教授朱崇科以及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杨旸等人联署,联名表态称“要将于丹抵制到底”。

评价
  山东大学教授马瑞芳:“于丹,蒲松龄笔下那些最优美的女性:聪慧美丽,处变不惊,与人为善,口才出众的狐狸精。”
  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于丹讲《论语》,孔丘讲周公,都是公德事业,是具有积极意义的大众文化普及工作。如果她哪里讲错了,大家批评指出就是了,天下没有不出错误的学者。于丹的工作,拉近了《论语》跟民众的距离,总体上应该肯定。当年孔子讲的东西,在春秋时期,对当时的老百姓而言也有‘心灵鸡汤’的功能。”

 

 



下页更精彩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意见反馈 | 帮助HELP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2013 给力IT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