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网 页 MP3 图 片 Flash 信息快递

→综合搜索:

给力IT网
设为首页

  >geiliit-给力IT网|给力世界  > 大家论道 >被美装的历史赵氏孤儿? 流着血的历史那来如此矫情  赵氏孤儿生母和叔叔通奸 因情人竟助灭家族?

最 新 图 文

深度探索历史原来的真

就在给力世界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大家论道         

          

       

       被美装的历史赵氏孤儿? 流着血的历史那来如此矫情

 

  赵氏孤儿无疑是一个煽情催泪的故事,赵家遭遇奸臣灭门,孤儿侥幸死里逃生,八位义士前仆后继,血海深仇终得昭雪。可在历史中,被分为了两个版本,《左传》版和《史记》版。据考证《左传》的版本要比《史记》版本更加可信一些。赵氏孤儿生母和叔叔通奸,因情人竟助灭家族这是真的吗?历史告诉说这段是被美装的文学版历史赵氏孤儿,客观讲历史流着血那来如此矫情。

  被美装的赵氏孤儿正是洋溢其中的感天动地的情义和价值千金的忠诚,让这个故事受到了古今中外观众的追捧。在其中,大家找到了久违的“坚持”和“温暖”,心灵得到了极大的抚慰。但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转述和接受的过程中,历史的本来面貌渐渐被大家遗忘了、忽略了,故事重复千遍就成了历史,然后就变成了信史。然而,历史真的会有如此多情、如此煽情、如此矫情吗?历史上的赵氏孤儿又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之下成为孤儿的?历史上真实的赵氏孤儿的故事关乎正义和忠诚吗?

 

  既然是说赵氏孤儿的故事,我们第一个要弄明白的问题是,“赵氏”指的是谁?这一切要从晋文公开始。

  晋文公名曰重耳,乃春秋时期晋国国君献公的儿子。重耳大名鼎鼎,经历坎坷而传奇。他的坎坷遭遇和一个女人有关,这个女人就是骊姬。

  在一次战争中,作为胜利者,晋献公得到了两个女人-骊氏姐妹。晋献公将她们纳入后宫,宠爱无比。等到骊姬生下一个男孩之后,晋献公就决定废掉原来的太子,改立骊姬的儿子。

  另立太子当然是件大事,晋献公也深知其中的利害。为了清除障碍,他决计将包括原来的太子和重耳在内的诸王子打发到外地去。即使这样,骊姬依然不放过他们,极尽落井下石之能事,太子和重耳他们只好流亡别国。

  这是一次漫长的流亡。等重耳再次踏上晋国的土地之时,已经是19年之后。令人欣慰的是,流亡归来,重耳就被拥立为晋国国君。

  在这漫长的流亡生涯中,重耳身边始终有一帮忠实的拥趸跟随,其中最重要而且功劳最大的一个人就是赵衰。

  赵衰有多重要呢?一个例子也许可以说明问题。

  在重耳流亡到齐国的时候,齐桓公以礼相待,很给重耳面子,不仅把公室的女儿嫁给他,还送给了他80匹骏马。重耳没有受到过如此高的待遇,因而沉醉在温柔富贵乡里,逐渐丧失了斗志,感觉就这样在齐国终其一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他这样想可以,但跟随他的人不干了。是啊,大家跟随你,就是觉得你有前途有奔头是潜力股啊,一旦你重耳在齐国止步不前,每天醇酒妇人地享受起来,不再想着杀回晋国,那么大家辛辛苦苦跟随你这么多年,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关键时候,赵衰果断出手,用高度酒将重耳灌醉,然后将其装进车里拉出了齐国国境。重耳在酒醒之后,早已被赵衰他们拉到了另外的国家。很显然,若没有赵衰他们的坚定支持,没有赵衰他们苦口婆心的劝说,就不可能有重耳后来的发迹。用《史记》的话来评价赵衰就是:“文公所以返国及霸,多赵衰计策。”所以,重耳做了国君,功劳最大的赵衰就被封为原邑大夫,并且在朝堂之上代理晋国国政,他的身份一下子变成了晋国的公卿。

  赵衰的继承人是他的儿子赵盾。在晋文公重耳去世之后,赵盾继续代理晋国国政,辅佐晋文公的儿子晋襄公。

  赵盾主持国政两年之后,晋襄公就去世了。晋襄公的去世,给赵盾出了一个大难题。这个难题给赵盾后来的日子带来严重的影响。

  这个难题和晋襄公的太子有直接关系。

  晋襄公的太子叫夷皋,本来父死子继,理所应当。但是,当时夷皋年纪太小,赵盾觉得这孩子生活尚且不能自理,怎么做国君?因此,赵盾打定主意,不让太子接任,要改立晋襄公的弟弟、太子的叔叔-当时正作为人质滞留在秦国的公子雍为国君。主意既定,赵盾马上付诸行动,在第一时间派使臣前去秦国迎接公子雍。

  从这一行动可以看出,在晋国政坛上,赵盾已经可以只手遮天、随心所欲。

  但是,赵盾也有赵盾的缺点和软肋。他是靠着他的父亲追随重耳才换来了今天的地位,在某种程度上,赵盾只能算是“权二代”,“权”而不“贵”。虽然赵盾位高权重,但和晋国统治者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在宗法社会,赵盾实在称不上贵族。他们赵家在晋国政坛也没有足够的人脉关系,没有人脉关系就等于没有足够的实力。

  太子夷皋的母亲就是拿捏准了这一点,开始找赵盾讨说法,表面上她用的武器是眼泪,但实际上她真正的武器是她背后的宗族。太子既然能被立为太子,背后一定有一批支持者。而赵盾也许正是为了改变这一现状,才以太子年龄太小为借口,要另立国君。一旦成就此事,赵盾就有了立国定主之功,不但能有效地改变晋国的政治生态,而且将更加突显自己位高权重的形象。

  太子背后的力量不肯善罢甘休,太子的母亲更是不依不饶。她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拦着赵盾,啼哭不止,她甚至不顾身份,见到赵盾就下跪,弄得赵盾手足无措。她只问赵盾一个问题:“请你告诉我,刚去世的襄公有什么过错,你为什么要抛弃他的太子而另立国君?”问得赵盾哑口无言。

  赵盾为此事忧虑,越想心越虚,太子背后的势力、太子母亲背后的势力,不知比自己强多少倍,如果另立别人顶替太子,也许会有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赵盾骑虎难下,只好改弦更张,答应按既定方针办,国君的位子还让太子来坐。接任的太子就是后来的晋灵公。

  这件事情又说明,赵盾虽然只手遮天,但还有所顾忌,不敢为所欲为。

  太子即位,可被赵盾派到秦国去迎接公子雍的人已经在归途上了。无奈之下,赵盾只好再派一支小分队,去拦截并干掉早先迎接公子雍的那批人。赵盾必须把这个屁股擦干净。

  既想只手遮天,又不能无所顾忌,同时思维又不缜密,这样的人想平平安安占据高位,似乎不会那么容易。在赵盾志得意满之时,危机正悄悄向他走来-在太子母亲的心目中,在太子拥护者的心目中,在太子也就是后来的晋灵公本人的心目中,赵盾是一个心怀叵测的奸邪小人,是他们的敌人。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慢慢长大的晋灵公该怎样处理和赵盾的关系呢?历史的记载很耐人寻味。

  长大后的晋灵公自暴自弃,骄纵无常,其行为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程度。譬如,他平时喜欢爬到王宫最高的建筑上,用弹弓往下射过往的行人。行人为了不被射中,就会四处躲闪。每当晋灵公看到下面的行人惊慌失措、像无头苍蝇一样逃窜的样子就会特别开心。晋灵公爱美食,但胃口很刁,有一次吃熊掌,他觉得厨师做得火候不到,就传令杀掉厨师,大卸八块,放在筐子里让宫女们顶在头上运到外面去。

  晋灵公这样的荒淫无道,表明了一种态度:你赵盾不是执掌国政吗?我偏不配合你,偏不和你合作。当年你连废掉我的心思都有,我今天为什么还要跟你一唱一和呢?面对这种情况,主持国政的赵盾只有时时进谏,灵公呢,则是任凭风吹浪打,稳坐钓鱼台,对于赵盾的意见一概不予理睬。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就恶化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

  这就出现了《赵氏孤儿》中所讲述的情节:晋灵公派刺客去杀赵盾,结果被派去的刺客中途撂挑子,自寻短见去了,赵盾侥幸得以存活。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晋灵公以宴请为名,想趁机埋伏好士兵除掉赵盾,可是中间有人给赵盾通风报信,赵盾再次逃脱。

  这些后来都成了晋灵公的罪名,但是如果我们换个角度想一想,就会发现事情的不可思议之处:一般来说,用刺客去杀人的人,往往都属于弱势群体,譬如刺杀秦始皇的荆轲。而身为国君的晋灵公居然用如此的手段来解决问题,可见在晋灵公眼里,赵盾已经到了尾大不掉的程度。

  晋灵公连续两次下手都没能得逞,赵盾又该如何应对呢?三十六计,走为上。于是,赵盾仓皇出逃。赵盾这一逃却逃出来了意外。

  赵盾前脚刚走,晋国后脚就出了大问题:赵盾的同父异母兄弟名叫赵穿,他在朝廷之上公然杀死了晋灵公。此时,赵盾连晋国国境还没有出呢。

  赵盾闻听消息,马上兴冲冲调头返回,在第一时间赶到了晋国都城,料理乱局。他果断地让赵穿从周朝的京城迎来晋文公重耳的儿子,晋襄公的弟弟,晋灵公的叔叔黑臀,让他即位,这就是晋成公。

  史书没有记载在晋灵公被杀这一事件中,赵盾到底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但有一点是明确的,晋灵公的被杀,赵盾难逃干系。

  果然,不久之后,晋国朝野就对此有了风言风语。国人这么议论赵盾:“你身为正卿,说是逃亡,却连国境都没有走出。等到你回来继续主持朝政之时,你也不追查国君被杀的事件,更不去诛讨逆贼,真有你的啊!”

  所以,晋国的史官就在史书上这样记载:“赵盾弑其君!”意思就是赵盾有杀君之罪。这个史官名叫董狐,董狐因在此事上坚持原则而名垂青史。孔夫子曾对此大加赞赏。后来文天祥在《正气歌》里也曾这样写道:“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通过这些,我们也许可以看到,世人和历史并没有站到赵盾这边。同时这也让我们看到,历史上真实的赵盾,和《赵氏孤儿》中赵盾的形象相距甚远。

  晋成公在位七年之后去世,在赵盾的帮助下,晋成公黑臀的儿子据即位,他就是晋景公。在晋景公的时候,赵盾去世,他的儿子赵朔承袭了他的爵位,赵朔的夫人则是晋成公的姐姐。此时,赵家已经成为晋国政坛上炙手可热的大家族了。然而物极必反,晋景公即位之后,便对赵氏家族下手了。

  此事事关重大,晋景公在下定决心之前,显然做过周密的部署。

  首先,他把行动的前锋定为屠岸贾,之后将屠岸贾提拔为司寇。司寇地位较高,略相当  于卿,主要职责就是掌管刑狱、纠察等事务。

  为什么选定屠岸贾呢?

  其一,屠岸贾这个人是当年晋灵公的近臣,深得晋灵公的信任,而晋灵公是被赵盾的兄弟赵穿杀害的,因此,屠岸贾对赵氏家族的不满由来已久。

  其次,晋景公要让屠岸贾制造政治舆论。因为屠岸贾负责刑狱、纠察等事务,所以他就有资格重提晋国历史事件,譬如重新审查晋灵公被杀事件。屠岸贾果然抓着这件事不放手,扬言要惩治当年杀害晋灵公的元凶。这样一来,赵穿就在劫难逃。赵穿是赵盾的兄弟,此事最终也必然会牵连到已经去世的赵盾。一旦牵连到赵盾,那么赵盾的儿子赵朔就岌岌可危了。因为屠岸贾公开宣称:“赵盾虽然不知情,但仍然是逆贼之首。做臣子的杀害了国君,他的子孙却还在朝为官,这显然不符合道德和法律,必须予以纠正。”

  这是赵氏家族长期控制国政局面的自然反弹,也是晋景公意欲结束大权旁落局面所做的一次努力。很明显,这次重提历史的举动,矛头针对的是赵朔,根本目的在于改变眼下晋国的政治格局。

  但是,经过了赵衰、赵盾、赵朔三代的努力,赵氏家族在晋国政坛上已经发展成了一支相对稳定的力量,为了降低行动的风险,屠岸贾采取的是突然袭击的战术。他带领将士在下宫突袭赵氏,杀死了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并且灭绝了他们的家族。

  在这次大清洗中,晋景公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六亲不认的程度。在赵氏被灭门之时,晋景公为自己的姑妈留了一条生路,让怀孕的姑妈躲到自己的宫殿里,这个可怜的女人因此保全了性命。

  赵朔的妻子后来生下一个男婴,这个男婴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赵氏孤儿。他的名字叫赵武。

  这段史实,就是赵氏孤儿之所以成为孤儿的原因,可以看作赵氏孤儿前传。

  这个命苦的赵氏孤儿,将要迎来什么样的命运呢?

  自这个孤儿始,经过四代的积蓄和发展,至赵襄子时代,赵家再次成为晋国政坛重要的政治势力,和知氏、范氏、中行氏、韩氏、魏氏号称晋国六卿。六卿之间钩心斗角,相互火并,最终的结果是,韩赵魏三家灭掉了晋国,三分其地,建立起韩国、赵国、魏国。

  赵氏家族终于跑赢了晋国,和别人一起瓜分了晋国!在这里,我们依然看不到戏剧《赵氏孤儿》中所宣扬的“忠君”。

  “三家分晋”是个标志性事件,一般也被看作是春秋和战国两个时代的分界线。晋国被一分为三,从此灰飞烟灭,代之而起的是三个国家。

  建立了国家的赵氏,对历史进行了大规模的美容,因此,我们在他们自己所记录的历史中,看到的满是冤枉和委屈,看到的是他们代表了正义和道德--赵氏孤儿的故事被重新改写,晋国政坛上你死我活的斗争,被加入了忠奸对立的元素,而自己总是站在正义的一边。

  但是,历史哪有那么矫情?历史只能更血腥,更残忍,更加你死我活。感动了东方和西方的《赵氏孤儿》的故事,说到底只是文学故事,只是舞台上的故事,在历史上曾有相关的影子,但却是向另外的方向。

  赵盾死了,他的儿子赵朔承袭了爵位,晋景公三年,赵朔作为晋国的大将率兵救援郑国,并在与河上与楚庄王大战一场,因为这场战争,赵朔娶了晋成公的姐姐赵庄姬做了夫人。

而后边的故事,分为了两个版本,《左传》版和《史记》版。

  先来看看《左传》上的记载。

  公元前587年,赵朔也死了,他的妻子赵庄姬就和赵盾的异母兄弟赵婴齐(前边说过的赵姬的儿子)勾搭上了。在春秋时这种乱伦的事情并不少见。

  但是赵家的孩子大部分都是比较看不惯这种事的。赵婴齐的两个亲兄弟赵括和赵同看不下去了,认为赵婴齐丢了赵氏家族的脸。便把他放逐到了齐国。赵婴齐临走时说:“有我在,栾书虽然执政,也不敢对赵氏家族怎样,我一走,只怕就麻烦了。再说,人各有能,有不能,我就是有点好色,你们忍一下又如何呢?”

  赵同、赵括忍不了,好色也不能把侄子媳妇弄来搞吧?可是这事气坏了一个人,那就是赵庄姬,失去情人的赵庄姬一直恼怒赵同、赵括将赵婴齐放逐,她也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把账都算在了赵氏的头上,可是她没想到自己咋说也是赵家的媳妇。赵庄姬联合了对赵氏有积怨的栾氏、郤氏,共同对付赵氏。几股势力在晋景公面前轮番诬陷赵同和赵括要谋反。晋景公信以为真,杀死了赵同、赵括。晋国的公卿大夫们因为赵盾的专权多对赵家不满,所以大多保持中立。

  杀了人,赵庄姬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杀了赵同和赵括,赵家可就剩下自己的儿子赵武了,而此时栾氏、郤氏力量壮大起来了。这不是自己一顿忙乎给别人做了嫁衣吗?明白过来就好,赵庄姬把赵武带到了晋国的王宫之中,保护了起来,以免受到栾氏、郤氏的杀害。

晋景公杀死赵同兄弟后,就想把赵氏的土地赏给祁奚家族。而此时,终于有为赵氏家族说话的人了。晋国执政大夫韩厥说:“赵氏家族的赵衰、赵盾、赵朔都对国家有大功,却没有了后代,也失去了土地,这样让后来的人会怎么想呢?还怎么愿意为国家尽忠?”这一句话,挽救了赵氏,也最终成就了战国时代。赵氏的土地被留下了,后来又封还给了赵武,赵氏家族才得以复兴。

  以上为《左传》中的记述。

  而《史记》中的记述,是一个非常有技术含量的故事,这个故事被后世各种戏剧承袭了几千年,《薛家将》、《杨家将》、《岳飞传》这些小说,基本上都没有跑出《史记》这个故事所设定的圈子,这个故事的名字叫《赵氏孤儿》。

  《史记》中的故事是这样的,赵朔袭职辅佐晋景公,而此时赵朔并没有死。问题就出在了前文那个暴君晋灵公身上,有句俗话叫“有向灯的就有向火的”,再坏的人也有两三个知心的朋友。而暴君晋灵公的朋友就是司寇屠岸贾,屠岸贾身受晋灵公宠爱,在晋国当上了大司寇,在晋灵公死后,屠岸贾一直想为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晋灵公报仇,但是在赵盾活着的时候,他不敢,因为赵盾是个非常强势的角色,而且非常受百姓爱戴。

  当赵朔袭了爵位后,屠岸贾终于发动了对赵氏的攻击,他首先鼓动武将们说:“赵盾犯有弑君大罪,如今他的子孙还是朝中重臣,这怎能允许?就应该灭了赵氏啊!”在晋国本来各大家族的利益就错综复杂,一听屠岸贾的建议,代表着不同家族背景的诸位将军马上就群情激奋,要诛杀赵氏。

  大将韩厥说道:“灵公被杀,赵盾在外,君王都认为赵盾是无罪的。而今天你们要妄杀无罪之人,这就是叛乱啊。你们要杀国家的忠臣却不告知国君,是目无君上啊!”屠岸贾哪里听得进去,执意要诛灭赵氏。韩厥只好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赵朔,让他逃亡,赵朔不肯,说道:“只要将军答应我你不绝我赵氏后代,我死而无憾。”(子必不绝赵祀,朔死不恨。)韩厥承诺绝不参与此事,便称病不出。

  赵朔和他的父亲赵盾比多少有点不识时务。赵盾可以不惜背负骂名,出走逃亡,咋说也是保住命更重要,而赵朔和父亲的价值观显然不一样,和自己的命比起来,他更在乎自己的名声,所以他决定做一个坚守的君子。可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后果有多严重。

  屠岸贾不经晋景公允许便带着军队围攻赵朔居住的下宫,杀死了赵朔和他的几个叔叔(赵同、赵括、赵婴齐等),并且尽灭其族。

  而这场大灾难中,只有三个人侥幸活了下来,一个是赵朔的夫人,因为她的身份是晋成公的亲姐姐。而这场劫难过后,她躲进了晋景公的宫中。另外两个人一个是赵朔的门客叫公孙杵臼,另一个是赵朔的好朋友程婴。

  两个人见面后,公孙杵臼问程婴:“你为什么没死?”

  程婴把一个天大的秘密告诉了公孙杵臼:“赵朔的老婆怀孕了,如果能生下来个男孩,我当奉养他,如果是个女孩,我再死不迟。”

  而赵朔妻在晋宫中躲了几个月后,终于分娩,生下了一个男婴。

  显然此时,晋宫中并不是晋景公的领地了,这里的风吹草动都能传到外边,更别提是个孩子的出生了,屠岸贾很快知道了这个消息,便向宫中索要这个孩子。

  很显然,此时的晋景公已经没有任何权力可言,不经过他将军们都可以杀掉一个重臣的全家,不通过他当然也可以直接向晋宫索要一条人命。

  屠岸贾守住宫门,自己亲自进来搜索,赵朔妻毫无办法,只好行了一步险棋,她把男婴夹在胯下,祷告说:“如果天要灭赵氏,你就哭吧,如果天不想灭赵氏,你就别哭。”

一顿彻底的搜查后,屠岸贾只看到了一旁默默伫立的赵朔妻,却没有搜到婴儿,虽然他敢背着晋景公杀掉赵氏,却绝不敢对晋王室无礼。况且谁会想到孩子在那个地方呢?

  屠岸贾认为孩子肯定被偷偷转移走了,便向城外搜去,这样赵氏母子才得以幸免。

  程婴得知此事赶快找来公孙杵臼商议,这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啊?躲下去显然不是办法。公孙杵臼突然对程婴发问:“抚育这孤儿成人与死,两者哪件难?” (立孤与死孰难?)程婴回答说:“死容易,抚育孤儿难。”公孙杵臼坚定地说:“那请你承担难的那件事,我去承担容易的,让我先死去吧。”说完公孙杵臼就把计策告诉了程婴。程婴一阵感动,但是也没有时间哭泣,当务之急是要假戏真唱。

  二人首先找了一个婴儿,然后到宫中去,向赵朔妻索要了赵氏孤儿的衣服,然后穿在了那个婴儿身上。等一切安排妥当后,程婴突然向参与这次杀戮的将军告密:“程婴穷啊,哪养的得起赵氏这个孤儿啊。谁能给我千金,我马上把孩子的藏匿之处告诉他!”这些将军非常高兴,最高兴的当属屠岸贾,屠岸贾马上拿出千两黄金给了程婴,程婴二话没说带着这些叛乱的军人到了公孙杵臼的家门前。

  公孙杵臼见到程婴便破口大骂:“程婴你这个小人!当初下宫之难你没死,口口声声说要与我好好抚养赵氏孤儿,今天又把我卖了。你纵然是不能抚养孤儿,又怎能忍心出卖他呢!”说完公孙杵臼抱起孤儿大哭道:“天哪天哪!这个孩子有什么罪?请你们放过他吧,只杀我公孙杵臼就可以了。”

  这出双簧演到这个程度怕是没人会相信此中有诈了,而公孙杵臼最后的那次求情也是一种忏悔,虽然死的不是赵氏孤儿,却也是个无辜的孩子。可是那些将军们没有给公孙杵臼留下这个希望,杀死了公孙杵臼和这个可怜的婴儿。诸将以为赵氏孤儿已死,皆喜,赵氏孤儿就这样被留存了下来,被程婴藏匿在了山中,这个孩子就是日后的赵武。

  晋景公十五年,晋景公突然病了,然后就和前面那个并没有参与叛乱的韩厥聊天,俩人聊着聊着就把话题转到了赵氏的身上,二人回忆了赵氏家族对于晋国的种种好处,从叔带归晋,到赵衰随文公出游,再到赵盾辅国。说着说着,晋景公不无哀伤地问道:“赵氏还有后人吗?”因为韩厥是赵朔信得过的朋友,而且在最危险的时刻也给赵朔报过信,所以赵朔妻非常信得过这个朋友,便把赵武没死的事情告诉了韩厥。

  而当晋景公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韩厥知道恢复赵氏地位的时候到了,他把一切实情和盘托出,都告诉了晋景公。晋景公知道后,便与韩厥谋立赵孤儿,但问题是,晋景公不主事啊!当年杀赵氏,他就一句话都没说,现在要立赵氏谈何容易啊。可是韩厥此时坚定地站在了晋景公的后面,没关系,有我呢。

  当年参加杀赵氏的诸位将军得知晋景公病了,都来问安,可是刚到宫中,就被韩厥的人拿下,晋景公此时站了出来,威胁这些将领,并把事件的真相公布于众。

  这些将军一阵惊愕,原来赵氏孤儿没死。诸将没有办法,一来性命攸关,不接受这个现实,估计韩厥现在就能拧断他们的脖子,二来杀了赵氏帮了屠岸贾对自己毫无好处,说白了他们就是被人家使了的枪。诸将马上反口,说道:“当年的下宫屠杀,我们假借君命,都是屠岸贾使的坏,今天君王说要复立赵氏,那当然唯君命是从!”

  而此时程婴、赵武出现在诸将面前,程婴当众宣布这就是赵氏的后代赵武,赵武立即成为这些将军的领袖。赵武率军攻打了屠岸贾,屠岸贾就此被灭了族,不知道他有没有孩子跑出来?事后,赵武依旧被封在了他家族原来的封地上。

  赵武成人后,程婴辞去公职,向诸大夫辞行,然后告诉赵武说:“当年你家遭遇大难,我没有死,就是因为要抚育你成人,今天这个愿望达到了,赵家也复位了,我有脸去见赵朔和公孙杵臼了。”赵武哭着对程婴说:“您怎么能忍心离我而去呢?”程婴说道:“公孙杵臼把生的希望留给我,他自己选择了死,就是认为我能把你养育成人,今天事情办完了,我也该履行我之前的承诺了。”说完,程婴就自杀了。《史记》上称:“赵武服齐衰三年,为之祭邑,春秋祠之,世世勿绝。”

  司马迁是公平的,他没有说赵武在为谁祭祀,我想公孙杵臼、韩厥、程婴都在其列,而他的母亲,如果已经先亡,也应该在其列。因为正是这些人的努力,才让赵氏家族得以延续,缺了这其中的任何一个都无法完成这样艰巨的任务。
  历史可以被当权者以某种需要美化,但是只要用辩证的唯物思想去思索,就会知道什么才是事实,不被真做的假假做的真而忽悠!

 

  本文摘自《百家讲坛》杂志2010年第20期,作者:郭灿金


 

  本文根据新闻整理,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辩证批判性阅读!



下页更精彩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意见反馈 | 帮助HELP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2013 给力IT网